魔王与冒险者

【魔王与冒险者】(10)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忧伤克劳德 本章:【魔王与冒险者】(10)

    作者:忧伤克劳德。

    2018/3/21。

    字数:12473。

    以下正文:

    兰德死亡36天后,傍晚法尔特帝国,康诺特公爵领,阿斯卡特拉城公爵邸

    地牢

    被俘虏的「炽炎」骑士团的少女们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牢房里,而她们的副

    团长——「剑舞者」塞西莉亚也赫然在列。

    因为熟知塞西莉亚的高超剑术,所以女公爵的卫队特意用锁链将她牢牢地锁

    住。一向英姿勃发的她此刻脸上却满是焦虑,落入正在通缉自己的帝国人手中的

    现状使她心中充满了不安。到目前为止,康诺特公爵卡特琳娜在俘虏了她们以后

    似乎暂时并没有将她们交出去的打算,不过,这终究还是一柄悬在自己头顶的达

    摩克利斯之剑,必须想办法脱困才行。想到这里,塞西莉亚开始尝试挣扎。然而,

    捆住她四肢的锁链实在是太牢固了,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

    就在这时,牢房的铁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全身都包裹在斗篷里面的人走了进

    来。来者的脚步声很轻,不,应该说连她的存在感都很稀薄吧!要不是房门正对

    着自己,塞西莉亚根本不会注意到有人进入了房间。

    访客缓缓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兜帽,露出了她的面孔:那是一张小女孩的脸庞。

    她有着一头银色的短发,看起来不过十岁上下。她睁大自己那双绿色的眼睛,

    好奇地仰视着剑舞者。塞西莉亚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瞳孔形状就像是猫咪的一样。

    「漂亮的大姐姐,来和我一起玩吧」。无论是少女的话语还是她的表情都是

    那么的天真无邪,让塞西莉亚提不起防备的心思。

    「你是——」显然,塞西莉亚对于这个意料之外的访客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

    「哎——大姐姐不记得我了吗?之前就是我把大姐姐捉来这里的哦~ 」说着

    说着,女孩笑眯眯地闭上眼睛,脸上泛起两朵诱人的红晕。

    「难道说——你就是那个刺客大师?」。塞西莉亚一下子就回想起了那个用强

    吻的方式把迷药注入自己体内的女刺客:「可是,样子完全不一样啊?」。

    「就是那个难道说哟!大姐姐好像很在意我的样子呢」。伴随着女孩的

    话语,她的周身忽然泛起一团浓浓的黑雾,将她完全遮蔽住。等雾气消散以后,

    原本的小女孩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名穿着夜行衣、脸上涂有黑色油彩作

    为夜间伪装的少女:「这个姿态就能认出来了吧!只是很简单的变装呢」。

    「确实是袭击我的那个人……啊!不对,这不仅仅是变装吧!一下子长大了

    好几岁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变身才对啊!而且就连声线也变得成熟了啊」。女剑

    士在心中吐槽道。

    女刺客再度变回萝莉的模样,走到塞西莉亚的身旁,转动绞盘调节捆住她的

    锁链的长度,将她从原本站立的姿势变成跪坐在地上,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这样就不用费力地抬头和大姐姐说话啦」。

    「可以把我放开吗?这个姿势很不舒服的」。

    「可以哟,只要大姐姐和我玩游戏就好哦」。

    「好呀」。似乎是对小女孩人畜无害的外表完全没有戒心,也是为了找机会

    尽快逃出牢房营救自己的战友,塞西莉亚很轻易地便答应了小女孩的请求。

    「求求你,不要马上消失哦」。小女孩忽然从自己的裙底掏出两把锋利的匕

    首:「要是大姐姐消失了的话,我会很无聊,也会很寂寞的」。

    「」。直到这时,塞西莉亚才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传闻中杀人无

    数的刺客兄弟会的刺客大师,绝对不能当成普通的小女孩对待。但是,眼下动弹

    不得的她只能看着小女孩拿着匕首一步步地靠近自己……。

    随着小萝莉手起刀落,塞西莉亚惊恐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预想中的

    疼痛却并没有传来。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发现小女孩早已把武器藏了起来。忽

    然,塞西莉亚感觉到胸口一阵凉意。她赶忙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体,然后马上就被

    一股强烈的羞耻感包围了……。

    塞西莉亚的身上依旧穿着「炽炎」骑士团的制服,只是她的衣服在前胸和下

    体的位置都被小萝莉精确地切开了几个大口子,将自己胸前的饱满和下方的秘密

    花园全部彻彻底底地暴露了出来。

    「啪啪——」一阵鼓掌声从牢房的门口传了过来。塞西莉亚抬起头看向门口,

    只见一抹紫罗兰色的长发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无论看多少次,都不得不称赞呢」。夏洛特的堂姐、「黑天鹅」商会的主

    人——梅尔特莲步轻移,踱进了这件牢房:「无论是切口的长度,还是深度,都

    拿捏得恰到好处。既把女孩子最诱人的部分彻底地暴露出来,又刚好没有伤到她

    们的身体。克劳迪娅的刀法真的很厉害呢」。说着,她便伸出手轻抚小萝莉的头

    顶。而小女孩也十分受用地眯起眼睛,享受着对方的抚摸。

    「你知道吗?」。女商人将头转向塞西莉亚:「你现在的造型,就好像是帝都

    的娼馆里面最热门的妓女哦。被俘的炽炎骑士团少女的角色扮演游戏是那帮

    好色的臭男人目前最新的玩法。他们命令妓女穿上类似骑士团成员制服的衣服,

    扮演被俘的女骑士,然后肆意地玩弄她们……」。

    「够了!你是来羞辱我的吗?」。塞西莉亚朝女商人露出愤怒的眼神。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弥赛拉失势以后,帝都的那些与她有仇的贵族、

    教士还有商人都开始想尽办法地报复和羞辱你们。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凌辱真正

    的女骑士,但他们总能找到替代方案」。梅尔特顿了一顿,然后开始劝诱「剑舞

    者」:「弥赛拉已经失势了,继续跟随她只会自取灭亡。只要你转投我的麾下,

    我就会护你周全」。

    「不用想了,没可能的!我是绝对不会背叛弥赛拉小姐的」。

    「果然呢。想要劝诱名满天下的剑舞者小姐,不是那么容易呢。不过,

    我并没有要求你背叛弥赛拉哦。毕竟,我可是立志要保护这片大陆上每一个可爱

    的女孩子呢!在庇护你之后,就算顺手去库拉弥营救弥赛拉也不是不行呢」。

    「但是——」塞西莉亚听见梅尔特营救弥赛拉的提议之后,产生了一丝心动,

    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代价是什么呢?」。

    「我要你帮助我——报复夏洛特」。梅尔特的话语中充满了恨意,她那姣好

    的面容也因此而扭曲。

    「」。

    「我可是听说了哦。你,是夏洛特的女朋友吧!只要你被我抱一次,然后告

    诉他:」我已经是离开梅尔特大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了就好的说。「

    「哈?你是想要NTR夏洛特吗?不对,我们都是女性啊」。

    「就因为你是女孩子,我才要把你从夏洛特身边夺走的说!这个世界上,男

    人就应该干男人!我们女孩子的朋友只有女孩子和喜欢男孩子的男孩子的说」。

    「我说——你该不会是有异性恐惧症吧?」。

    「不,我只是单纯地厌恶男人的说!我的父亲,他疯了。说什么,总有一天

    要成为下一任的家主和芒斯特公爵。而我,就是在这些怨念般的话语中被抚养长

    大的。我顺从父亲的策略,成为一个标准的大小姐。虽然我根本不甘心只当一个

    联姻的工具,可是这是达成目的的最短距离。我不过是个道具——一个只为了夺

    走夏洛特的父亲、我的伯父的公爵头衔,并将其转交给父亲而存在的花瓶。我认

    同了这一点,因为我清楚芒斯特公爵领和菲尼克斯家族需要一位强大的领导者。

    我的目的,从来就只有家族的存续。为此,我接近了夏洛特……只是为了利

    用她的说!虽然我后来才知道她只是由女仆诞下的庶女,可是夏洛特却是那么纯

    洁、善良,简直不像是我们家族的成员,让人根本舍不得伤害她还有她身边的人。

    我所期望的,是能认真工作的家主、能让我们家族的统治长久地延续下去的领主。

    只要符合我心目中的标准的人就可以,谁坐在公爵的宝座上对我而言其实无

    关紧要。只是,从结果上来看,伯父他反而是最合适的罢了。比起父亲,夏洛特

    的父亲利用起来更方便而已……我的父亲他既丑陋又淫荡,被誉为万人迷的

    我的两位兄长又总是和他们的妻子之外的女人坠入爱河。呵——我这一生都在嫌

    恶男人这种东西,轻蔑人类这种东西,憎恨爱这种东西,直到——我遇见了夏洛

    特。

    当我发现自己第一次害怕被讨厌的对象不是男性时的那种安心感,你能黎姐

    吗? 。

    然而,当你和夏洛特开始交往之后,让我知道了她(他)的真相时,我内心

    的空白你能黎姐吗?我最后选择背弃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出走康诺特,却只换来

    残酷的真相……一年之前,伯父他突然抛下了领地和家族,消失得无影无踪,让

    家族竞赛不得不提前举行。这一次,我要赢得这场竞赛,成为下一任的家主

    和芒斯特的女公爵!而夏洛特这个伪装成女孩子的大骗子,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说」。

    「夏洛特才不是什么男孩子!夏洛特的性别就是夏洛特」。

    「……」听见塞西莉亚声嘶力竭的呐喊,梅尔特沉默了几秒。忽然,她仿佛

    大彻大悟:「哦呵呵——说得也是呢!夏洛特她(他)有好几次对我欲言又止的

    模样,一定是在犹豫要不要对我坦白吧!如果不是我一直对她(他)强调自己讨

    厌男性,说不定她(他)就主动承认了呢……要是她(他)还是像从前一样,打

    扮成女孩子,穿回女仆装,我也不是不能考虑放她(他)一马的说」。

    见梅尔特对夏洛特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一些,塞西莉亚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

    而,下一秒她就不得不开始担心自己了。

    「既然夏洛特不是男孩子了,那么,我们就该了结一下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

    了」。梅尔特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急促,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悲愤:「明明是

    我先的!认识夏洛特也好,对她产生了同性朋友以上的感情也是!为什么她会在

    我对她告白之前就和你这个天降系的学姐交往啊!这样我不就成了败犬幼驯染的

    说?火大!!」。梅尔特的眼睛里亮起一道金色的光芒。

    「那个,我曾经在学园里从黑山羊4这群黑山羊家族的花花公子手中

    救下过夏洛特。之后他就加入学生会,向我告白了,呀——」看见那束光之后,

    塞西莉亚便不由自主地将自己与夏洛特之间的初遇和盘托出。当听见是夏洛特主

    动的时候,梅尔特生气地在塞西莉亚的胸前用力地捏了一把,使她痛呼出声。

    「这群该死的黑山羊,我一定要找机会把他们变得只喜欢男孩子」。梅

    尔特生气地跺了跺脚,接着又咬牙切齿地对塞西莉亚说道:「还有你!一定是你

    用这对恬不知耻的胸部诱惑了夏洛特酱吧!作为对你的回礼,我会把你弄得一塌

    糊涂的。但是,对于你这种欲求不满的痴女来说,这样做反而是一种奖励吧?」。

    说着,她便绕到了塞西莉亚的身后,一边双手环抱住她的纤腰,缓缓向上摸

    索着,一边用自己的嘴唇轻轻地含住她的耳垂。

    「呜——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对于梅尔特的性骚扰,被束缚住的塞西

    莉亚只能进行无力的抵抗。

    梅尔特松开了自己的手,走回塞西莉亚的身前,并把克劳迪娅拉到两人之间:

    「这孩子,很可爱吧?你看起来不打算离开夏洛特酱的样子呢,毕竟是扭曲的碧

    池的说。我在想,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你放手呢?结论是:只要为你准备另一个

    可爱的女孩子就好啦!请你和她玩玩吧」。

    「她还是个孩子啊」。

    「那又怎么样?正好可以多玩弄你几年哦!嘛,不要被克劳迪娅酱的外表给

    欺骗啦!她只是因为修炼暗杀术的缘故导致身体停止成长了而已,生理上已经成

    年了的说」。

    「大姐姐,和我玩游戏吧」。小萝莉克劳迪娅看向塞西莉亚的眼睛变得闪闪

    发亮了起来。

    「随你怎么玩都行,只要别忘了用记忆水晶把过程记录下来哦」。梅尔特对

    小萝莉特意叮嘱道:「只要让夏洛特酱看见这个碧池出轨+ 觉醒成萝莉控的证据,

    想必她就会对她失望透顶,最后乖乖回到我身边的说!哦呵呵——」说完,她便

    转身离开了牢房。

    「大姐姐,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玩吧!嘿嘿~ 」小萝莉眯着她的双眼,脸上

    浮现出异样的红晕,踮起脚尖向塞西莉亚一步步逼近。

    「唔,克劳迪娅……」轻声地唤出对方的名字,知晓自己已经不能幸免于难

    的塞西莉亚仿佛自暴自弃一般地闭上了双眼。小萝莉的笑容依旧看起来天真无邪,

    但正因为如此,塞西莉亚才打从心底感到寒意。

    渐渐地,小萝莉身旁再次浮现出烟雾,并一点一点地飘向塞西莉亚的身体。

    令女剑士感到胆战心惊的是:自己身上的衣服在这股雾气中被一点点地溶解,

    她的娇躯很快便彻底地暴露在对方的眼前。随着烟雾逐渐散去,再度现身的小萝

    莉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了。她那虽然如同战列驱逐舰一般一马平川且同样赤裸的身

    躯在塞西莉亚的眼中,却似乎有着某种禁忌般的诱惑力。

    就像是新生儿在贪求自己的母亲一样,小萝莉一下子就扑进了塞西莉亚的怀

    里。趁着对方愣神的时机,她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口准确地含住了塞西莉亚的胸

    部。

    「唔……哈啊……克,克劳迪娅……唔,快住手呀!这,这种事情……哈啊,

    呀——」。

    「欸?为什么要住手呢,大姐姐?」。小萝莉的脸上虽然流露出OvO一般困

    惑的表情,但嘴上却一刻不停地吮吸着:「嗯啾,哈啊……」。

    「呀啊——唔,不可以……不可以舔乳头呀!啊呜……拜,拜托你了……」。

    塞西莉亚紧咬下唇,拼命想要咽下即将从喉咙里面汹涌而出的呻吟:「嗯唔

    ……

    不行,对方同是女孩子的话……我,明明应该抵抗才对的……哈啊……哈啊

    ……」。

    「嘻嘻,乖一点哦,和我一起变得舒服起来吧!呐,大~ 姐~ 姐~ 」无视女

    剑士的抵抗,小萝莉用上了自己的舌尖,细心地吮吸着她那粉色的乳头。就像是

    故意要煽动对方的羞耻心一般,她刻意地发出很大的声音:「啾啪……嗯唔……」。

    「呼啊……唔,啊嗯……呀!好痒……噫——别,别用牙齿咬……唔,啊哈

    哈……」虽然女剑士想要抵御这种快感,可是她的反抗显得是那么的无力。被小

    萝莉甜甜地品味着自己的乳头,与女孩子的娇躯赤裸相拥时的不同的快感使她一

    度产生了这是在和心意相通的恋人性交的错觉:「唔,不行啊……被梅尔特挑唆

    做这种事情什么的……哈唔……」。

    「为什么不行呢?人家只是想要和大姐姐好♀好♀相♀处呢。难道说,姐姐

    在讨厌我吗?」。小萝莉忽然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那,那种事情才没……唔,嗯啊啊——」就在塞西莉亚被小萝莉的表情欺

    骗的一霎那,克劳迪娅用嘴唇揪起女剑士的乳头,用力地吮了一口。被强制鼓起

    的异样感中,痛觉被一点点地转化成快感,女剑士的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恍惚。

    「呵呵,开玩笑的啦!我呢,可是知道得很清楚。大姐姐还没有被姐姐大人

    抱过吧?还没有完成转化吧?」。松开了被自己的唾液濡湿的乳头,小萝莉抬起头

    看向塞西莉亚的脸庞,嘴角浮现出与外表完全不符的妖媚的邪笑。

    「哈啊……你,你说什么?」。

    「大姐姐还不知道吧。只要完成了转化,就会变成我们几个现在的样子。无

    论什么事情,都会坦率地面对。并且每天都能做非常非常舒服的事情哟」。

    「那,那是?」。

    「我呢,可是非常非常地中意大姐姐呢!为了让大姐姐和我一样,成为姐姐

    大人的使徒,我可是主动要求来调教大姐姐的哦」。

    「使徒?难道说梅尔特她已经是——唔,呀啊啊——」然而,不等塞西莉亚

    想清楚其中的关键,克劳迪娅的侵犯便再度袭来。

    「哈啊,大姐姐的胸部,真香呢。这就是大姐姐的味道……」小萝莉轻轻地

    叼住塞西莉亚的乳头,慢慢地向上拉伸。随着乳房变形得像吊钟一样,女剑士不

    由得痛呼出声来:「好痛……住手……克劳迪娅!哈啊……唔唔,啊呜……」只

    是,当她看见对方脸上那沉醉一般的表情的时候,这才明白:这个小女孩已经被

    梅尔特彻底掌控了。

    「大姐姐的胸部,好像要继续品尝一会儿呢。但是,大姐姐身上其他的地方,

    也想要变得舒服起来吧」。小萝莉伸出自己的左手,将掌心缓缓摊开,一缕烟雾

    也从中飘了出来。待到烟雾散去的时候,一根形状狰狞的触手浮现在她的掌中,

    缓缓地蠕动着。这根触手足足有手腕一般粗细,两端弯弯向上翘起的部分变成了

    肉棒的形状,不停地脉动着的触手身上到处遍布着隆起的小颗粒。在小萝莉的手

    掌轻柔的抚摸之下,原本有些骇人地蠕动着的触手缓缓地安分了下来。

    「难道说……你要把那个……不,不要呀」。

    「嘿嘿——这样我和大姐姐就能一起变得舒服起来咯」。痴痴地盯着触手的

    小萝莉,完全无视了女剑士的哀求。在塞西莉亚绝望的视线里,小萝莉松开了左

    手,让触手落到两人之间,如同水蛇一般在肌肤上蠕动着。

    「克劳迪娅,求,求求你了!快点让它停下了吧……唔啊啊」。然而,就在

    她因为婉转哀求而分心的刹那,黏答答的触手发起了进攻。就像是水蛇潜入巢穴

    一般,湿漉漉的触手准确无误地瞄准两人的私处,缓慢但却坚定地钻了进去。

    「嗯嗯……进,进来了!在身体里面动来动去……咿呀——要到最里面去了

    ……」。

    「唔,摩擦得好厉害呢」。小萝莉仿佛享受一般地眯起了眼睛,附到塞西莉

    亚的耳畔用语言引诱她:「好舒服呢!现在,我和大姐姐的感受是一样的啦!啊

    啊,塔诺西——」。

    在两女的身体之间,双头的触手剧烈地嗡动着。触手的主干如同螺旋一般扭

    曲运动着,做出了远远超出人类男子极限的大幅度动作。阴道里面的粘膜被触手

    表皮的凸起物吸附着,外侧的花瓣被激烈地翻弄着,双方的快感通过同一根触手

    被互相传递、分享。

    「呼啊……跟这个孩子连接在一起……被触手玩弄……为什么,啊呜……嗯

    哈,哈唔……」起初,塞西莉亚还能勉强保持理智,但是感受到克劳迪娅在自己

    耳畔那充满魅惑的香甜吐息后,拼命压抑快感的她终于还是没能忍耐得住。紧闭

    着的眼角渗出了泪花,轻启的红唇之中也溢出了略显淫靡的呻吟声。

    「哼哼~ 你们两个看起来,就像是在性交一样的说」。不远处的记忆水晶里,

    忽然传来了梅尔特的声音。

    「什,什么?啊嗯,哈唔……啊哈……」意识到梅尔特虽然离开了牢房,却

    依旧透过某种方式在旁观这一切。仿佛能感受到那股视线一般,塞西莉亚的心底

    瞬间涌起了强烈的羞耻感。她拼尽全力想要压抑住自己被激起的浴火和触手带来

    的快感,但是那根触手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持续地冲击着她的意志

    力:「啊哈,哈唔……不,不行……太强烈了!直接在子宫里面发出声音什么的

    ……不要碰那边呀」。

    「哈啊,大姐姐现在的样子,真是H的说。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眼睛也

    是湿漉漉的,就这么喜欢这个玩具吗?」。小萝莉一边用言语摧残着女剑士的心灵,

    一边手口并用地在她身上游走着。

    「咿呀!克劳迪娅……不,不要看我呀!现在的我,太奇怪了……所以,哈

    啊……啊呜……」。

    「不嘛!再来再来,人家要和大姐姐一起玩!人家要看大姐姐露出更多更H

    的表情」。即使处于如此亢奋的状态下,克劳迪娅的腔调依旧听起来还是一个孩

    子。出于性欲的本能和对塞西莉亚异样的爱慕,克劳迪娅开始摆动自己的细腰。

    「哈啊啊啊?啊呜,哈啊……好厉害,我,我正在被这孩子侵犯着!?」。更

    加强烈的快感透过触手传导了过来,塞西莉亚的子宫和意识被同时逼近了极限。

    「没,没错哦!我正在侵犯大姐姐呢!我要把大姐姐弄得乱七八糟,我要继

    续侵犯大姐姐!哈啊……」克劳迪娅也摆动着腰的同时,也渐渐沉迷于模拟性交

    的快感之中了。在性欲的激发之下,更多的雾气从小萝莉的身上散发出来,然后

    转化成一根根触手,积极主动地缠绕上两人的身体。就像是在舔舐她们的肌肤一

    样,触手们的表皮上渗出白色的粘液,为她们的身体增添了一种仿佛被玷污了的

    异样美感。

    「嗯唔……哈啊……克,克劳迪娅!太粗了……进到子宫里面了……还,还

    在搅来搅去的……」。

    「啊哈哈,我也能感受到哦。触手在我和大姐姐的身体里面卷动着!大姐姐

    的,还有我的体液都混到一起,进到身体里面了……啊呜,好像连大脑都要被绞

    出来了……」。

    「嗯咿!哈啊……太,太厉害了……我要受不了了……」。

    粘液被不断搅动的声音,在二人的耳畔不停地回响着。双头的触手充分地发

    挥自身优异的柔韧性,在二人的体内肆意地侵犯着。不规律的刺激使她们沉溺于

    几欲脱力般的快感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做出迎合对方的动作。

    「明明正在被梅尔特监视着,跟这个孩子做的时候,居然会令我如此方寸大

    乱……哈啊,不,不行……子宫,好痛……呼啊,哈嗯……」。

    「好厉害,大姐姐身体里面的感觉,我也能感受得到呢!呼啊……肚子里面,

    啾啾地响个不停呢」。

    缠绕在娇躯上的触手们就像是要舔遍她们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似的,令她们的

    身体由于粘液而反射出湿润的光泽。起初只是结合的部分,接着她们全身都开始

    互相摩擦起来,感受着彼此变得黏糊糊的身躯。紧密的身体接触使她们能清晰地

    听见彼此的心跳声,灼热的吐息使她们的身子情不自禁地发颤,倍增的快感甚至

    一度使她们产生了腰部要被折断的错觉。

    「咿呀!有什么要来了?!那根触手在我的身体里面膨胀……唔啊,感觉扑

    通扑通地传导到子宫里面了」。

    「姐姐大人好像说过,那是要射精了吧!像牛奶一样的液体,会被直接灌进

    我和大姐姐的身体里面哦」。

    「怎,怎么可以?不,不行……嗯啊,哈啊啊……」塞西莉亚终于意识到情

    形不妙了,但此刻的她只能做出「垂死」挣扎了。被锁链束缚住四肢,接着又被

    触手重重缠绕,女剑士被迫维持着和小女孩紧紧相拥的姿势。快感被持续不断地

    送进脑海,残存的理智也即将土崩瓦解,塞西莉亚的脑海中已经几乎只剩下背德

    的欲望了。

    「好了,大姐姐,和人家一起去吧!在肚子里面发射白白的精液哦」。伴随

    着小萝莉的话语,即将高潮的预感愈发强烈。在阴道里面卷曲着的触手,加快了

    收缩膨胀的频率。

    「啊啊,太激烈了……钻进子宫里面的深处,难道是在瞄准吗……」。

    「啊哈哈……触手又变大变粗了,应该是精液在流动吧……」身为触手的召

    唤者,克劳迪娅对于它的习性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吧。这种双头的触手,是由大

    魔导师达芬奇改造过的品种,头部和尾部都被改造成肉棒的形状,并且两头都获

    得可以射精的能力。直接钻进子宫深处发射精液所造成的强烈的快感,足以让任

    何女性为之疯狂。而且,直到吐出最后一滴精液为止,它的射精都不会停歇。想

    到这里,克劳迪娅眯起了自己的双眼,感受着即将到来的绝顶快感:「哈啊……

    差不多要来了,大姐姐……马上我就要去了,变得头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要来

    了…

    …」。

    「啊呜,哈啊……这,这样的事情……已经……啊嗯……」。

    此时此刻,双头触手已经按捺不住了。它加紧收缩和膨胀的频率,从内部给

    予女孩更加强烈的刺激。同时,每一次的律动,都是在把更多精液填充进肉棒里。

    过于激烈的动作,甚至让两名女孩的下腹部都有些不自然地隆起了。

    「哈啊……不行了,脑袋里,已经乱七八糟的了……忍不住了,要去了,啊

    啊啊啊——」。

    「嘿嘿,大姐姐已经做得很好了!很少有人能陪克劳迪娅玩这么久的时间呢。

    不过,还是再稍微忍耐一下,然后一发地去比较好哦」。

    「怎么会?哈啊,啊呜……哈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准备好了哦。看,触手在肚子里面扑通扑通地膨胀起来,好像马上

    就要射出来了,哈啊……」。

    「克,克劳迪娅……要,要是现在射进来的话……我……」即将达到绝顶的

    瞬间,塞西莉亚仿佛恢复了一丝意识,眼底闪过恐惧的目光。

    「嗯,去吧!塞西莉亚大姐姐,疯狂地去吧!啊哈——」看出了女剑士心中

    的犹豫,小萝莉的嘴角流露出一个淫靡的笑容,然后坏心眼地一挺腰。

    「呀啊啊啊啊——」随着小萝莉的动作,双头触手猛地刺进了塞西莉亚的身

    体最深处,让她发出了绝顶的悲鸣。

    就在这时,触手仿佛意识到这时一个合适的时机一般,同时从两人的子宫里

    面发射出大量滚烫的精液。

    「呼啊啊啊——射,射精了?咿呀——哈啊……」伴随着喷薄而出的白浊的

    岩浆,触手继续不停地在阴道里面打滚。因为前所未有的强烈高潮而全身痉挛着

    的塞西莉亚,发出了雌兽一般的叫声。

    「嗯哈啊啊啊——去了去了要去了……和大姐姐一起去了!!」。被如同水

    炮一般汹涌的精液直接轰击娇小的子宫,克劳迪娅也同样被排山倒海般的快感淹

    没了。不过,看着眼前的大姐姐在高潮之后露出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表情,小

    女孩因为又一次成功侵犯美丽的女性而感到一阵愉悦。

    小小的触手,储藏的精液量确实相当惊人。射精一直持续了良久,就好像永

    远没有止境一样。

    「哈啊……子宫,子宫里面已经装得满满的了……这样下去,我和这个孩子

    ……都会怀孕了……哈啊,啊噢噢——」。

    「啊哈哈,和大姐姐一起怀孕什么的……塔诺西——又,又射进来了……不

    知道还要去多少次呢,哈啊啊……」。

    填满了肚子之后,精液开始逆流而出,弄脏了女孩的大腿。可是双头触手虽

    然开始萎缩,但它的射精却依然没有停止。

    「呼啊……怎么回事?胸口……好热……有,有什么要,要出来了!咿呀—

    —」。

    随着「噗嗤——」一声轻响,塞西莉亚的胸口忽然喷出了乳汁。由于触手激

    烈的动作,温热的母乳直接命中了犹自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克劳迪娅的脸庞。

    「哎哎哎?大姐姐的胸口流出来的是——?」。

    「啊啊……为什么……呜呜,我,我怀孕了吗?呀!胸口好热,又,又要出

    来了……」。

    处于高潮之后依旧敏感的状态下的身体,就连母乳的流出也会产生剧烈的快

    感。就像是要和依旧在子宫里粗暴地蠕动着的触手遥相呼应似的,塞西莉亚的胸

    口也开始疼痛起来。因为小萝莉的吮吸而凸起的乳头,逐渐变成赤红色。

    「呜哇!大姐姐是为了给我喝而射出来的吗?」。面对女剑士胸部突如其来的

    变化,小萝莉自然是无任欢迎。

    「不,不要说这种傻话,呀——哈啊……别,别吸呀……克劳迪娅」。

    「嗯啾,嗯嗯,唔唔,啾啾……」无视塞西莉亚的话语,克劳迪娅的双唇再

    度压上女剑士的胸口,忘情地吮吸起来。一边用阴道榨取着双头触手最后的精液,

    小萝莉一边大口大口地咽下女剑士的乳汁:「好好喝呀!大姐姐的乳汁,以后我

    每天都要喝……又,又要去了,哈啊……」。

    「咿呀——不要那么用力地吸啊!下面刚刚才去过,乳,乳头也要去了吗…

    …嗯唔,啊嗯……哈啊啊……」。

    克劳迪娅的嘴角,白色的液体滑了下来;而塞西莉亚的身体,则像是坏掉了

    一样剧烈地痉挛着。当双头触手萎缩到极致,动作彻底停滞下来的时候,只有小

    萝莉依旧在耐心地搅动着自己的舌头:「呐,呐,大姐姐,大姐姐的胸部是属于

    我的,是只属于克劳迪娅的哦」。

    「哈啊……不行了……已经去了太多次了……用不上力了……」巨大的波涛

    过后,塞西莉亚的身心只留下疲惫的感觉。就连小萝莉继续在她身上舔舐着也无

    法阻止她陷入沉睡了……。

    与此同时。

    达芬奇的魔法工房。

    「呐,最后那个乳汁是什么情况啊?你该不会是已经研究出女女生女的

    魔法,然后让那个女剑士怀孕了吧?」。梅尔特向触手的制造者——大魔导师达芬

    奇询问起来。

    「虽然是我做的,但是她可并没有怀孕呢。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改进拟态精液

    的配方,让触手也能射出逼真的精液了,但是,依然不能让女性怀孕呢。只是—

    —」大魔导师的脸上露出了有些犹豫的神情:「克劳迪娅那孩子一直嫌自己的胸

    部小,我就加了一点促进生长发育的药水进去了……」。

    「可是,为什么只有塞西莉亚在分泌乳汁,而克劳迪娅则完全没有影响呢?」。

    「贫乳毕竟是克劳迪娅酱的萌点呢……大概,她身上的问题不是这点剂量的

    药水就能解决的吧……」。

    「啊哈哈——难道她今后,除非使用变身的能力,否则就只能维持战列驱逐

    舰级别的体型了吗?」。

    「我说,你不是也挺喜欢克劳迪娅酱的这个姿态的吗?毕竟,你可是和她一

    样,只能穿儿童型内衣呢。要是被她给超越了……」达芬奇揶揄道。

    「才不是什么儿童型呢!我可是A罩杯的说」。看着女法师脸上的笑容愈发

    愉悦,梅尔特有些生气地跺了跺脚:「火大!巨乳都得死」。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达芬奇的千里镜忽然自行启动,镜面中浮现出一张女

    子的面孔。女子身着一套纯白的圣袍,头戴一顶华丽的头冠,手中握着一根灿金

    色的权杖。虽然只是出现在千里镜之中的倒影,而非本人亲至,但对方举手投足

    间流露出的圣洁、庄严的气质还是清晰地传递到梅尔特和达芬奇的脑海之中。她

    们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对方是自己在一个月之前刚刚见过的教宗萝拉。

    「教宗陛下,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虽然对对方擅闯自己的领地有些

    恼火,但出于对教会的敬畏,梅尔特还是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满。

    「我是来接炽炎骑士团的女孩子们回去的」。萝拉开门见山地道出了自己的

    来意。

    「她们可是帝国的通缉犯,即使是教宗陛下,也无权插手我们帝国的内政吧?」。

    梅尔特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吗?」。萝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感到有些惋惜。就在梅尔特以为对

    方即将放弃的时候,萝拉那云淡风轻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本来就没指望你们

    能配合呢。那么,我就按照预定计划,把她们送回一个月之前,也就是还没有落

    入你的魔掌的时间吧」。

    随着萝拉话音落下,整个世界都好像开始扭曲、溶解了。

    「等等,如此剧烈的魔法波动?这是——把整个大陆的时间都改变了?不单

    单是停止时间,而是要让时间倒流!真是天才,足以和我比肩的天才」。赞叹过

    后,达芬奇立刻就着手研究魔力的流动,似乎想要弄懂时间倒流的秘密。

    「喂,你该不会是真的要让时间倒流吧?我可是在庇护她们啊」。意识到自

    己刚刚到手的女孩子们要被夺走,梅尔特开始慌了。

    「且不说你真的是在庇护她们吗?就算当真如此,这几个女孩也是我重

    要的棋子呢」。萝拉展颜一笑,她的笑容一如往日般和善,但梅尔特却能感

    受到其下隐藏着的嘲讽的意味。

    「你以为,会时间法术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梅尔特咬牙切齿地说道。

    「抱歉,会时间法术,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萝拉脸上笑容不变,但在

    梅尔特眼中:她心底嘲讽的意味更浓了。

    就在达芬奇拼命钻研和梅尔特生气跺脚的时候,萝拉的法术已经彻底发动了。

    「诞生之时已至,以此修正万象」。伴随着萝拉的这句咒语,大陆上的一切

    都开始了倒带……???(终局特异点)???(冠位时间神殿)

    当炽炎骑士团的少女们恢复意识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天花板出现在了她们眼

    前。随着她们彼此搀扶着站起身,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欢迎光临萝拉的

    忏悔室!既然你们来到了这里,就意味着进入BADEND了哦」。

    「欸——」╳N

    少女们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悲鸣。

    「嘛,也不是没有补救的机会啦!但是,在此之前,你们一定要认清自己犯

    的错误哦」。

    「难道说——我们不应该回去找卡尔殿下去营救大小姐吗?」。塞西莉亚马上

    就联想到了唯一的那个选择肢。

    「充满献身精神的忠犬吗?这是很棒的属性啦!我也最喜欢我们家夏洛特酱

    这一点哦」。萝拉抬起左手,掩口轻笑了几声,随即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只是,

    在你们的归途上已经隐藏了伏兵。选择离开魔性森林,只会落入她们的陷阱」。

    想到之前在遭遇,少女们一个个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而且——」萝拉忽然顿了一顿,用鄙夷的眼神盯着塞西莉亚:「你那算啥

    呀!把我们家夏洛特酱吃干抹净,套出了一条计策,然后马上就抛下她,转头去

    营救自己的姬友弥赛拉了!过河拆桥、见色忘义、拔(消音的音效)无情吗?」。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呀」。

    「另外,你把还在森林里面苦苦等待救援的罗云娜就这么抛下了……你的良

    心难道不会痛吗?」。

    「呜呜——别再说了。我,我也不想这个样子的……我是个没用的女人,保

    护不了所有人……如果要营救弥赛拉,就没有时间再用来拯救罗云娜了……」或

    许是一直以来的挫折的打击,一向以坚强的形象示人的「剑舞者」还是忍不住失

    声痛哭起来。

    「不是的哦,你很强大,比你以为的还要强大」。萝拉温柔地抱住了塞西莉

    亚,轻轻地安抚着她的后背:「弥赛拉和罗云娜,两边都要拯救!这并非不可实

    现,只要你足够努力」。

    「真的吗?」。虽然仍然有些怀疑,但塞西莉亚莫名觉得可以相信眼前之人的

    话语。

    「啊啦,时间到了呢。你们马上就会回到上一个分歧点了,一定要做出正确

    的选择哦~ 」忽然,萝拉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黑化起来:「要是能帮我阻止那只

    母狐狸接近我们家夏洛特酱就更好啦」。

    也不知道少女们有没有听清楚她最后的话语,终局特异点消散了……

    兰德死亡26小时后

    垃圾镇,基利安旅馆,夏洛特的房间

    不知是某种不知名的法术的影响,还是高潮的余韵没有消退,塞西莉亚虽然

    勉力地睁开了双眼,却仍旧感觉有些迷迷糊糊。她第一眼就看见了一具赤裸的纤

    细娇躯躺在眼前:是夏洛特!

    明明刚刚才被他送上云霄,却总感觉好像分别了很久,塞西莉亚情不自禁地

    抱紧了夏洛特的身子。

    也许是用的力气稍微大了一些,原本已经睡着的夏洛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另一侧,一对很眼熟的三角形耳朵竖了起来,接着传来

    了一个熟悉的声音:「MIKON?」。

    话音刚落,声音的主人缓缓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三角形耳朵的下面,是一张

    睡眼惺忪的女孩的面孔——果然是夏洛特的使魔小玉呢!

    「学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感受到塞西莉亚的拥抱,夏洛特下意识地也

    伸出手臂抱住了她。

    「不,什么也没有哦」。轻轻摇了摇头,把某些真实得可怕的画面从脑海里

    面赶走,塞西莉亚有些害羞地说道:「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说完,她便

    把自己的脸颊贴到了夏洛特的胸膛上。

    「放心吧,学姐。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

    「嗯,我相信你哦」。

    「……」一旁的小玉有些吃醋地眯起了眼睛,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边

    从另一侧贴上了夏洛特的身体,一边在心中想到:「反正这个败犬明天肯定就会

    离开主人的,今晚就姑且让着她吧」。

    一夜无话。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王与冒险者》,方便以后阅读魔王与冒险者【魔王与冒险者】(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王与冒险者【魔王与冒险者】(10)并对魔王与冒险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