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途亦修仙

【淫途亦修仙】(第四十六章)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淫途亦修仙】(第四十六章)

    作者:六道木。

    2018年/3月/21日。

    全文13839字。

    第四十六章。

    「这位师妹,请问大厅告示的那个超高奖励悬赏任务,如果提供的不是[ 玉

    枪神君] 本人的消息,而是跟他相关之人的消息会有奖励吗?」正是呆头大哥的

    询问声音。

    「这个见钱眼开的王八蛋!居然真的为了高奖励要出卖我!」寿儿一听呆头

    大哥的询问脑袋如遭五雷轰顶。

    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寿儿再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必须马上阻止他。他急

    忙密语传声呆头大哥道:「师兄,你这是作甚?难道打算要出卖我不成?」。

    「不是[ 玉枪神君] 本人的消息?只要是跟他相关之人的消息应该也是有奖

    励的。」就在寿儿密语的同时前台那位功德堂师妹也回应了。

    呆头大哥先是猛然楞在了那里,显然是听到了寿儿的密语,接着他仿若无事

    地平静回答那前台师妹一句:「哦,知道了。我就是随便问问」。

    紧接着呆头大哥就回过头来开始找寿儿的身影。

    「我在这里。师兄,没想到你好义气啊?我前脚刚刚给了你灵石后脚你就想

    出卖我?」寿儿讥讽道。

    「小师弟,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来这里只是好奇问问而已。」呆头大哥密

    语解释道。

    「哦?你问这么详细恐怕是打算做点儿什么吧?」寿儿那里会相信他的鬼话。

    「嘿嘿,被你猜到了?我现在急需一笔灵石……」呆头大哥厚颜无耻道。

    「缺灵石就卖友求荣咯?」。

    「卖友?卖什么友?」呆头大哥呆呆道,好似受了多大的冤枉似的。

    「也对,我也不算是你的朋友。唉,亏我已经把你当作是我的朋友了。」寿

    儿感叹。

    「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打算瞎编个假消息看看能不能骗几块灵石花花」。

    呆头大哥又解释道。

    「就你?还想编假消息骗精明的孙坚?」寿儿看着一脸呆傻样的呆头大哥,

    也不知他是在编理由骗自己呢?还是真是如此想的?如果真是那么想那他也太天

    真了吧?

    「我怎么了?你看不起我?你还不是得靠我帮忙才干成此事的吗?」呆头大

    哥显然对寿儿蔑视自己的口气很不高兴。

    「我说师兄,我不是前两天刚给过你灵石吗?你怎么这么快又缺灵石了?」。

    「还不是看你雇佣到了[ 玉枪神君] 帮你成功偷摄了姬媛?我也想花些灵石

    雇请他来帮我偷摄。」呆头大哥道,看表情不似作伪。

    「哦?你打算偷摄那位?」寿儿好奇道。

    「还能有谁?我这一生就对一个女人感性趣。」呆头大哥痴情道。

    「施镜花?」寿儿随口说出。

    「对,就是她」。

    「可是你不是已经有她的影像了吗?怎么还想要?」寿儿不解。

    「那个只是她如厕的影像,只是看到了一小部分而已,其实我最想看的还是

    她沐浴的影像。嘿嘿,这么多年来也就这么点儿梦想了。如果灵石够多,[ 玉枪

    神君] 肯出马的话这梦想很快就能实现。」呆头大哥傻笑道。

    「师兄啊,现在这种局面你觉得[ 玉枪神君] 还敢替你偷摄吗?孙坚正在疯

    狗似抓他呢。」寿儿真不知给怎么说这位老兄了,头脑简单的可以。

    「嘿嘿,我对[ 玉枪神君] 有信心,就凭他那出神入化的隐匿身法孙坚根本

    就抓不到他。怎样?这位小师弟先借我几块灵石吧?」说着他竟又把头看向了前

    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如果寿儿不借给他灵石他现在就可能去前台接取那悬

    赏任务。

    「你……」寿儿被他说的竟无语凝咽,借给他吧?这分明是敲诈,寿儿实在

    是咽不下这口气。不借吧?寿儿怕他现在就去前台干傻事。寿儿就立在那里脸红

    一阵子白一阵子好是纠结。

    「嘿嘿,你别生气嘛,我这人可是懂得分寸的,也借不多,就五块下品灵石

    就好。怎样?」那呆头大哥恬不知耻道。

    「王八蛋!」寿儿暗骂一声,气愤地掏出五块下品灵石丢给了得意洋洋的呆

    头大哥。

    亲眼盯着呆头大哥离开了功德堂,寿儿这才心绪不平地缓缓走出功德堂。

    「这家伙太坏了,以后再也不能跟他打交道了。如果我当时不密语制止他的

    话鬼才知道他究竟会做什么?」。

    寿儿在心里其实根本就不相信刚才呆头大哥的那番说辞,可是现在能把他怎

    样?杀人灭口?寿儿又做不出来,再者说了呆头大哥到目前为止确实没做过特别

    对不起他的事,就算是真做了寿儿也下不了手啊,他就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

    寿儿本来是打算报复那孙坚,再去偷摄他的道侣姬媛沐浴影像的,可如今出

    了呆头大哥这么一档子事,他是再也不敢去了。

    「呆头大哥那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会不会等我离开了功德堂之后再来接取那告

    密任务呢?这家伙跟正常人不一样,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唉,真是后悔死了,当

    初真不该找他参与此事,这以后永远都有把柄在他手上了。他以后不会以此为要

    挟常常来敲诈我吧?」寿儿后悔地捶胸顿足,心绪难安。

    有这呆头大哥在,寿儿就感到如芒在背,如鲠在喉,他出了功德堂大厅没敢

    走远,而是就斜靠在功德堂厅前大院偏僻一角的一颗大树之下。一来是盯着功德

    堂大厅防备那呆头大哥再次偷偷溜进去;二来他在苦想着如何应对发生最坏情况

    的对策。

    「呆头大哥并不知道我的姓名,但是看到了我的真实容貌,如果有一天他告

    发了我,仅凭我的年龄就很容易查到我是上一期道神学堂的弟子,我们那一期才

    三十多名弟子,男弟子仅二十多名要想找到我太容易了。这可怎么办?」由于对

    呆头大哥的极度不信任所以寿儿必须要事先想好退路了。

    「大不了不在这道神宗了,每个月才给两块下品灵石、一枚聚灵丹而已,我

    现在有了天级双修功法在那里双修不行?……可是,小淫猴还没找

    到,万一那一天它脱困了找回来,我不在了它找不到我可怎么办呢?」。

    寿儿还是人生第一次直面这种危局,他是修仙者不假,可其实他也充其量只

    是个未经历过风雨的懵懂少年而已。

    「要不要回去找钟师兄商量一下?毕竟他比我年长几岁这种事也许他会有更

    好的办法?」这种时刻寿儿想起了他最信任的钟师兄。

    想到钟师兄寿儿心里立刻踏实了许多,通过这几年的接触他发现钟师兄虽然

    修为不高,但是心思缜密,为人足智多谋,所以一遇到难题寿儿首先想到的就是

    他了。

    终于寿儿还是返回了灵兽谷,钟师兄并没有在他的石屋。寿儿又向谷中深处

    飞驰而去,果然在谷内一处灵兽饲养符阵前看到了跟在石娃身后的钟师兄。

    「钟师兄,是我。有要事跟你相商,别让石娃发现。」寿儿远远密语传音道。

    钟师兄扭过头一眼就看到了寿儿:「什么事?怎么神神秘秘的?」。

    「唉,别提了,我不小心被一位杂务堂的师兄抓住了把柄。他以此为要挟跟

    我索要灵石,如果不给他就会去执法堂告发我。师兄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说的那个把柄如果被执法堂知道后果会很严重吗?」钟师兄问。

    「是的,很严重」。

    「这……让我好好想想。」钟师兄沉思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他似是最终有了主意,郑重密语道:「寿儿,你听我说:灵

    石是绝对不能给他的,他要了第一次,还会要第二次,而且以后会越要越多,根

    本就是个无底洞」。

    「可是……」。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杀人灭口!让他永远消失。可是这种事我知道你也干不

    出来,我也不主张你这么干。人一旦做了这种事会产生心魔,影响道心的」。

    「我知道,可是……」寿儿有些急,钟师兄说了半天等于没说啊。

    「别急,你听我说嘛!所以我建议你做好最坏的打算,我给你出的办法就一

    个字」。

    「哦?那个字?」。

    「躲!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先躲几天看看他会不会真的去告发你,如果真告

    发了你,执法堂来灵兽谷抓人时我会通知你的。对了,你最好赶紧买个传讯玉符,

    留下你的气息,不然我没办法通知你」。

    「可是师兄,万一这几天小淫猴脱困了,正好回来找我怎么办?」这个办法

    寿儿其实早就考虑过,可寿儿最割舍不下的还是小淫猴。

    「这你放心,好歹它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平时也没少喂养它,跟它熟悉的很,

    我会留住它,然后通知你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钟师兄,那我这就去坊市买块传讯玉符」。

    「等一下,你先在我的传讯玉符上留下你的气息,到时候我就可以凭借你的

    气息给你传讯了。」钟师兄说着从腰间把他那块青玉佩取下,又从储物袋中取出

    一叠纸片来,从中抽出一张然后用真气裹住这两样东西飘到寿儿面前。

    「这纸片是什么?」寿儿接过两样东西,在那青玉佩上印下了自己气息,不

    过对那张奇怪的纸片好奇起来。

    「哎呀,寿儿啊,你现在也太落伍了吧?这是气息符纸,现在很时兴的,道

    友之间见面都会留的联络方式。这上面留有我的气息,你买了传讯玉符之后把这

    符纸在传讯玉符上印一下,就留下我的气息了。以后就可以直接传讯联络了」。

    说起这新鲜事物来钟师兄面有得色。

    「原来如此啊,师兄,这种气息符纸那里有卖?我也想买几张」。

    「就在卖传讯玉符的那家店里,多买几张,以后遇到想联络之人就递一张给

    对方,多方便啊,现在就时兴递这种片子」。

    「哦,可是那家店卖这传讯玉符啊?」寿儿又问。

    「太好找了,在坊市里那家店的人最多,那家就是了。店名好像叫什么什么

    传讯,反正最后两个字是传讯。前面的店名记不得了」。

    「知道了,师兄,那我这就去了」。

    「嗯,别忘记:买了之后第一时间传讯我一下。」钟师兄叮嘱道。

    「好的」。

    简单化妆后进入了坊市,在坊市里一直往西走了很久果然在一排商铺中有一

    间店铺外挤满了各色修士,有男有女。寿儿飞奔过去,抬头远远看那商铺大门上

    方的招牌:龏氏传讯。

    「应该就是这间了。不过为何门口围着这么多修士呢?要买传讯玉符不是应

    该进店里吗?」。

    寿儿走近才发现原来这群人大多扶着个木杆撑着的木牌,上面都写着字。

    「黄风谷猎杀二级妖兽玄妖貂,求两名凝气六层以上修为道友组队,六层以

    下勿扰,有意者请预留气息符纸片」。

    「袁野岭猎杀二级妖兽赤角妖羊,求一名凝气五层以上精通土系术法道友组

    队,有意者请预留气息符纸片」。

    「黑芒山猎杀二级妖兽橙尾豺,求三名凝气七层以上精通金系术法道友组队,

    剑修优先,有意者请预留气息符纸片」。

    原来这些修士都是在此树着告示,找修士组队去猎杀妖兽的散修们。这散修

    比不得大宗门的修士可以找同门的师兄弟,他们要想找个伙伴儿去猎杀妖兽就必

    须要四处拉人了。

    寿儿看到一个个告示上都列明要留气息符纸片,可见现在这传讯玉符的应用

    广泛程度了,要是没有传讯玉符岂不是连组队都没资格了?

    寿儿摇摇头向店里走去,可走近店门时发现这店两面大墙上也贴满了各种各

    样预留了气息符纸的告示。

    「长期任务:要求凝气六层以上女修,必须品行端正……如有意请用传讯玉

    符按印本告示预留的气息符纸传讯联络」。

    「紧急任务:男女不限,要求凝气六层以上……如有意请用传讯玉符按印本

    告示预留的气息符纸传讯联络」。

    也都是些招修士做任务的告示。

    「唉,我真是白活了,看来这传讯玉符已经早就普及了,我居然还不知道,

    以后真不能老是呆在宗门里憋着了,也该多闯闯外面的世界了」。

    终于进了店,这店面积不是太大,可挤满了人。虽然有好几个柜台的接待女

    修可还是忙不过来。

    「我要那块五彩玉的中阶传讯玉符,那块最漂亮!」一名女修娇滴滴的声音。

    「哎呀,我的好师妹啊,都是中阶传讯玉符,传讯都超不过二百里,那块五

    彩玉的要比这青玉的贵二十多块下品灵石呢,不实惠啊。」一名男修的声音,好

    像是那名女修的师兄?

    「不嘛,我就要这块五彩玉的,多漂亮啊。你给不给我买?不给我买没关系

    我去找铁师兄给我买。」那名女修气呼呼道。

    「这……好吧好吧,给你买,给你买还不行吗?真是拿你没办法。喂,给我

    来一块那五彩玉的中阶传讯玉符。」紧接着传来那名男修的叫买声。

    「到底是买低阶的传讯玉符呢?还是没中阶的传讯玉符?低阶的只能传讯一

    百里之内,万一要是做任务跑远了钟师兄有急事找我怎么办?还是买中阶的吧」。

    寿儿可不会像那名女修一般挑什么花色,他最在意的还是实用性。

    最终寿儿还是挑选了最实惠的那种青玉中阶传讯玉符,又买了十张空白气息

    符纸,总共花了一百一十二块下品灵石。

    寿儿走出店门把那块青玉传讯玉符拿在手上研究着。

    「这明明就是块普通的玉石嘛,只是在其上刻上了几个符阵就卖一百多灵石?

    真是暴利啊!买的修士还如此之多,开这么一家店真是赚翻了。唉,看来赚灵石

    的方法多的是啊!那种偷摄女修的生意跟人家这生意一比起来明显缺德多了。要

    不以后还是别在干那种事了,还是想想法子赚别的灵石吧?」自从偷摄姬媛被执

    法堂悬赏后,寿儿才意识到这种偷摄行为的高度危险性,他不得不考虑别的生财

    途径。

    寿儿取出钟师兄给他的那张气息符纸,输入真气在传讯玉符上再把那张气息

    符纸按在上面让它接收钟师兄的气息,很快气息被传入传讯符中,闪烁一下,提

    示接受成功。寿儿立刻再输入真气到传讯法阵上,开始传讯:「钟师兄,是我是

    我,听到了吗?」。

    下一刻,传讯玉符「嗡嗡」震动两下就有声音从中传出:「听到了,听到了,

    我说师弟啊,你买的是低阶的传讯玉符还是中阶的传讯玉符啊?……师伯,这是

    我师父的声音?太神奇了」。

    寿儿隐约还听到了旁边石娃的声音。

    「师兄,我买了中阶的传讯玉符,感觉那低阶的不够用」。

    「嗯,这就对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低阶的传讯玉符的确不行,虽然

    便宜好几十块下品灵石,可是不太够用,咱们做任务稍微跑跑就超过一百里了」。

    「师兄啊,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寿儿问。

    「没有了。师弟啊,你……你多保重!有什么事我会及时联络你的。石娃就

    在旁边不方便多说什么了」。

    「好,明白了」。

    结束了传讯,寿儿茫然地站在坊市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不知该往那里去。

    「唉,先躲到那里去呢?」。

    「主峰内门我开挖的那个隐秘洞府?现在不行,白天通往主峰内门的路上过

    往的筑基师兄、师姐太多,我穿隐身斗篷容易被发现,那里只能晚上没人的时候

    去」。

    「去找羚姐?也不太好,刚双修了整整一上午,下午她该炼制符纸了,整天

    去找她双修会让她公、婆发现的」。

    「去找镜花师姐?也不行啊,她白天都是在膳堂忙,只有吃完晚饭后她才会

    有时间」。

    想来想去没有好去处,寿儿索性坐在坊市一条巷口的石阶上,一边无聊地看

    着匆匆而过的男女修士,一边反思着关于姬媛的整件事。

    「如果当初自己不露真面目让呆头大哥看到就好了,那样他就不可能知道我

    的年龄了。可是即便我现在这样化妆其实跟没化妆差不了多少,这么个烂布条遮

    挡一只眼还是能被眼尖之人很轻松地认出来的,起码年龄人家一看就瞒不过去。

    只要在呆头大哥面前暴露了年龄,执法堂就很容易锁定我,毕竟我们哪一期的道

    神学堂男同学总共才二十多人,太好找了」。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最好能学一手高明的化妆术才行啊。不然很容易被认

    出身份来……对了,这坊市里不知道有没有卖类似术法或者面具之类的?」。

    反正闲来无事又没处可去,寿儿打算在这坊市里寻一寻有没有卖化妆术法或

    者相关用品的。

    「兰斯那家伙对这坊市熟悉,要不去问问他?……不行,现在不是时候,说

    不得他已经被有心人盯上了,此时我去找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最终寿儿还是自己去寻找了,他进了旁边一家卖法器的店铺,见柜台后那位

    接待的修士还算面善,便问道:「道友,不知贵店可有化妆变形类的法器?比如

    面具什么的?」。

    「面具?没有没有,我们店只买正宗的防御法器,还有攻击性法器,只有见

    不得人的邪修才会买那种遮遮掩掩的面具,光明磊落之人买那面具作甚?只要是

    买面具的十有八九都是打算干坏事之人。」那修士居然用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起

    寿儿来。

    「我……」寿儿被他这眼神这么一看,浑身不自在,真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人家已经把他归为邪修了,他只好扭头就逃出了店门。

    「居然把我这么正直的人看成是邪修?这家伙会不会做生意啊?」寿儿出了

    门也没忘记牢骚两句。

    不过……人家说的好像也没错啊,他现在天天修习只有邪修才修炼的双修功

    法,他到底算不算邪修呢?还真不好说。

    「不过说起这邪修来,那名合欢宗的筑基前辈不就是吗?我记得储物戒指里

    好像有他个大皮箱,里面好像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时我也没用心看,说不

    定……」寿儿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躲进了旁边一条偏僻的小巷。

    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那只合欢宗的筑基前辈的大皮箱,掀开盖子一看,全是五

    颜六色的各式女修衣裙、肚兜、亵裤、还有不少用小绳子绑起来的小布片罩罩,

    不知道是作何用途……。

    「啊,这里面居然也有姬媛那种丝带小亵裤?居然还有好几种?比她穿的那

    种还暴露。这种黑纱料子几乎半透明啊,这要是穿上岂不是全被看光光了?…

    …还有这小布罩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寿儿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各式女修衣裙、亵裤、小布罩之中寻找着。没找到他

    想找的面具之类的东西,不过……。

    「咦?这箱底好像还有个隔层?我打开看看……」。

    寿儿抽开隔层盖子,里面露出一个黄褐色储物袋来。输入真气从储物袋中取

    出好几个用丝绸紧密包裹的大大小小的布包来,慢慢展开一个丝绸包裹露出肉色

    皮卷来,寿儿用手一摸那肉色皮卷十分像是人肉皮的感觉,他连忙展开看:是一

    副中年男人的面孔。这张脸是个儒士模样,长眉入鬓还留着几缕长须,那眉毛、

    胡须好像都是真的。总之这张面具做的栩栩如生。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皮面具吧?果然让那位店家说对了:邪修都有这

    种面具」。

    寿儿连忙又分别打开其余几个丝绸包裹,最终发现:居然有四张女人面具,

    四张男人面具,年龄不等有老有少。

    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软皮包裹,打开折叠起来的肉色皮卷翻过来一看,更是

    让寿儿吃惊:竟是一套完整女性躯干人皮皮套!一对儿弹性十足的高耸浑圆乳房,

    一看居然跟真实的女人饱满乳房一模一样,顶端也有两小片鲜红乳晕,中心也有

    两个蚕豆大小的乳头。可爱的小肚脐、微鼓的小腹、鼓胀的阴阜、浓密的阴毛、

    肥厚的阴唇、逼真的玉女洞、丰腴的肥臀。后背身上有个大大的开口,显然是要

    从这后面套上身体的。大大得分开背后那个开口,查看内部结构,最惊奇的是:

    小腹下阴处有个凹槽,应该是放置男人阳具用的,而且哪处还联通着一根皮管到

    阴道,这样一来尿急时阳具尿出的尿液就可以直接通过皮管从阴道里排出了,伪

    装的太逼真了。

    不得不说这人皮套具设计的太精妙了,连鼓鼓的阴囊都巧妙的被伪装包裹进

    了鼓凸的女性阴阜部。现在寿儿总算明白为何小腹被设计成微鼓的了,因为小肚

    皮处要安放阳具。

    「不知这女人乳房摸起来是否像真的一样?我摸摸看到底像不像?……啊?

    居然连手感都几乎一模一样啊,这做工也太精致了吧?竟然做得如此相仿?」寿

    儿用手反复揉捏那对儿逼真的女人乳房。

    「嘿嘿,要不要穿上试试效果?」寿儿的小孩子心性开始泛滥,突然有种想

    伪装成女人的冲动。

    他索性躲在巷尾阴暗角落里把自己的衣袍全脱掉,然后从那人皮套后面开口

    处套入哪件人皮皮套,把自己的阳具套入肚皮下的凹槽里,把鼓鼓的阴囊装入鼓

    胀的阴阜内,再试着输入真气,果然背后的开口开始自动愈合,人皮套与自己身

    体的接口也融合在了一起,一点缝隙都看不出,完美结合。寿儿用手去抚摸几处

    肩膀、臀部的人皮套接口,光滑平顺丝毫觉不出是穿着皮套。

    「我就觉得筑基修士的这套皮具不会那么简单,果然竟是件奇妙法器。这样

    我的身体就完全变成女人身体了」。

    寿儿好奇地低头看着自己下身那浓密女性阴毛下的「屄」,竟毫无违和感,

    用手指头插入「玉女洞」内那手感竟然跟抠弄羚姐的下身时的感觉十分相似,只

    是有些干燥而已。

    「嘿嘿,这法器人皮套也太神奇了吧?连下面都如此逼真?」。

    从大皮箱里找了套女人亵裤、肚兜穿上,再取了一套还算素雅的藕色女修长

    裙穿上,又挑了一副看上去还算清秀的二十多岁的女性面具戴上,再把自己的道

    髻解开,披散开长发,回忆着羚姐的发髻盘了个发型。整个人一下子就活脱脱变

    成了一名清秀的女修了,只是……靴子没有现成的女修花鞋,不过幸好裙子够长

    捂住了大半。

    顽皮的寿儿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小巷,打算试试来往修士的反应。

    「嘿嘿,这下别说是呆头大哥了,就是钟师兄都认不出我来了。这样出去就

    安全多了」。

    寿儿得意洋洋地挺着高耸的胸脯在坊市大街上来回炫耀着,果然来往的修士

    都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反倒是有几名男修不停偷瞄她那颤巍巍的挺拔酥胸。

    「再去买双女修法鞋就完美了,不然会被眼尖的修士看穿的。」想及此寿儿

    进了一家法衣装具店。

    进了店就冲着那摆着女修法鞋的柜台走去。

    「这位道友可是要挑一双法靴吗?您看这款燕靴输入真气可以身轻如燕,您

    要是穿上它即使不用御风术也可以疾步如飞……」柜台后的女修赶紧详细介绍。

    「有大一号的吗?」寿儿打断那人的介绍问,他自幼跟着娘亲周箐长大,天

    天腻在娘亲身边很是熟悉她的话音,又自幼擅长模仿他人说话,所以他这一开口

    就是七八分娘亲周箐的腔调。

    「这款飞燕靴是可大可小的,任何脚形都可以穿」。

    「可大可小?」寿儿学着娘亲周箐的腔调问,他没穿过这种法靴,所以有些

    不相信。

    「这是试鞋间,不信的话您可以进去试一下。」那位女修指着旁边一间小屋

    道。

    「好。」寿儿也不废话,拎了那双鞋就进了小屋。

    脱下自己的鞋,再试穿这只绣着银丝燕的法靴,太小穿不上。又试着输入真

    气,再穿,果然很轻松地穿上了,而且那靴子竟会自动贴合脚面非常合脚。

    「果然这法靴就是不一样。」寿儿感叹一声出了试鞋间。

    「怎么样?大小合适吧?」见他出来那位接待女修立刻上前问道。

    「嗯,多少灵石?」。

    「十块下品灵石」。

    「这么贵?那还是算了。」这是五张中阶符箓的价钱,寿儿觉得自己只是装

    装样子而已没必要买这么好的法靴。

    「这样吧,再给您优惠一块下品灵石,怎样?这可不是普通的靴子啊,你一

    会儿出门试试就知道了,穿上它绝对会让您身形如电的。无论是猎杀妖兽,还是

    与人斗法都是难得的好法靴啊……」那女修真个是好口才,说得寿儿竟真的动了

    心。

    「好吧,给你灵石。」为了安全起见今天就破费一回。

    出了这家法衣装具店,寿儿运起真气在法靴上,然后向着坊市西方疾驰几步,

    果然感觉脚下轻便了许多,速度也增加了不少。

    「这位姐姐请留步。」身后突然响起一声脆声声的女音。

    寿儿不知道那人是在叫谁,于是也没理会,继续向西疾奔。

    「那位穿藕色长裙的姐姐,等一下啊。」寿儿就感觉身后传来追赶的脚步风

    声。

    「奇怪,怎么感觉像是在追我呢?可是为何喊我姐姐呢?我明明是男的啊

    ……」不过当他低头看时刚好看到了自己下身穿着的藕色长裙,寿儿猛然明白了,

    自己现在伪装的是名女修。于是停下身来看向了身后。

    就见身后追来两名女修,头前那名明显是位远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她身穿粉

    红裙装,美臀太过挺翘导致后裙被高高顶起,她头上扎着两条可爱的羊角辫,面

    容精致脱俗,边追过来边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寿儿。后面那位女修

    穿浅蓝色裙装,看上去明显要成熟丰满更多,看不出具体年龄不过最少也有二十

    大几岁。

    「什么事?」寿儿学着娘亲周箐的腔调问。

    「这位姐姐可否借一步说话?这是路中央说话不方便。」那粉裙翘臀小美女

    眨巴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微笑着道。

    「好。」寿儿为了不露马脚说话尽量简短。

    随之二人来到路边安静处,那翘臀小美女边上下打量着寿儿明显不俗的藕色

    裙装、腰间的青色中阶传讯玉符、以及绣着银丝燕的飞燕法靴边道:「敢问这位

    姐姐可否有兴趣同我们一同猎杀二级妖兽短尾妖鬣?我们只要牙齿别的妖兽材料

    全部归姐姐您,您看怎样?」。

    「这……你们为何要找我呢?你们为何不像他们那样在那里举个牌子找人呢?」

    寿儿怀疑道,经历了呆头大哥的事,他现在对陌生人都十分警惕。他机警地感受

    了一下这二人的修为,这翘臀小美女的修为跟他相当,而那名成熟女修明显修为

    要高他不少,这不得不让他警惕起来。

    「哼!他们是散修,我们可是有门派的,我们才不会在那里站着丢人呢。我

    们的告示是贴在那面墙上的,因为姐姐你十分符合我们告示上所要求的条件所以

    我才找你的啊。」那粉裙翘臀小美女面露得色。

    经她这么一提醒,寿儿马上往她腰间看去,果然挂着一腰牌,定睛一看:

    「玉女门长老程淼淼」。

    「玉女门?没听说过啊?」寿儿喃喃自语。

    那翘臀小美女小脸一红,不好意思道:「这门派是我们姐妹刚成立不久的,

    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名气,不过用不了多久必然会名扬整个益阳郡的」。

    「哦,但愿吧。不过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只有门派才可以在那面墙上帖告示?

    难道散修不行吗?」寿儿对此一窍不通于是问道。

    「当然,在那面墙上贴告示是要缴一笔不小的费用的,散修那舍得花那么多

    的灵石来临时组队呢?我们的告示可是长期的。」翘臀小美女又开始扬起小脸得

    意洋洋起来。

    「真的假的?那面墙上的告示我可是看过的,怎么没有看到你们玉女门的告

    示?」。

    「怎么会?我们的告示就在最显著的位置啊,我们可是买了最好的位置的。

    不信的话姐姐跟我来,我指给你看。」那粉裙翘臀小美女一听寿儿如此说马上脸

    色露出急不可耐的表情,拉着寿儿的手就向那家龏氏传讯店走去。

    寿儿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柔若无骨的粉嫩小手拽住,那皮肤光滑细

    腻手感极好,再在她身后看着她那异常挺翘的美臀随着走动一阵阵臀波荡漾,他

    的心一下子就开始砰砰直跳起来,下身阳物也硬挺了起来,于是就晕晕乎乎被那

    粉裙翘臀小美女拽到了那家龏氏传讯店高墙前。

    「喏,那张告示就是了,最显著的位置,我没骗姐姐吧?」粉裙翘臀小美女

    指着墙上的一张位置最明显的告示得意道。

    「长期任务:要求凝气六层以上女修,必须品行端正,……如有意请用传讯

    玉符按印本告示预留的气息符纸传讯联络。」这告示寿儿第一次就看到了,不过

    是不是这玉女门的告示可就不好说了。

    「这上面的确没写玉女门啊?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告示啊?」寿儿问道。

    「哎呀,疏忽了。我是照着别人的格式抄写的,我们要打响门派的名号必须

    要注明玉女门才行。蒂姐你去改一下吧。」少女对身后的那名成熟女修道。

    「是,程长老。我这就去改。」那名女修躬身一礼道,极为尊敬道。只是这

    么成熟的一位女修居然叫一位少女长老?这画面看上去实在是有些诡异。

    「等等,这气息符纸上预留的是你们那位的气息?」寿儿机警问道。

    「我的。」粉裙翘臀小美女道。

    「好,稍等,我来试试。」寿儿说着就走过去摘下腰间传讯玉符输入真气按

    在那气息符纸。气息被传入成功后,闪烁一下,再输入真气到传讯符阵上传讯道:

    「是程长老吗?」。

    下一刻,翘臀小美女程淼淼腰间的传讯玉符「嗡嗡」震动两下就有声音从中

    传出:「是程长老吗?」。

    「嘻嘻,怎么样姐姐我没骗你吧?这次你信了吧?」粉裙翘臀小美女程淼淼

    扬起精致绝伦的小脸来得意问道。

    「嗯,看来的确是你们玉女门的告示。」寿儿终于确认这翘臀小美女说的都

    是真的了。

    「那咱们走吧?」翘臀小美女喜滋滋道。

    寿儿抬头看看天色日渐偏西,估计出不了两个时辰太阳就要西落了。他怕耽

    误了晚上跟镜花师姐的双修,于是担心地问道:「你说的那猎杀二级妖兽短尾妖

    鬣之地在何处?远吗?」。

    「不远,往东南方向一百里便是了」。

    「什么?一百里?那还叫不远?等赶去了天也就黑了,还怎么猎杀妖兽?」。

    学着娘亲周箐的腔调疑问道。

    「嘻嘻,用不了那么久,我们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到那里了。」粉裙翘臀小

    美女自信满满地道。

    「一百里半个时辰到?除非你会御剑飞行,不过我观你的修为还不到凝气大

    圆满境界吧?」寿儿怀疑道,这御剑飞行最低也得是凝气大圆满境界才能御使。

    「嘻嘻,姐姐,我的确不会御剑飞行,不过我们有灵禽!」翘臀小美女程淼

    淼得意道。

    「哦,那就难怪了。」寿儿是灵兽谷出身,当然知道可以飞行的灵禽的速度。

    「姐姐,这次没问题了吧?咱们走……」翘臀小美女程淼淼一扬手指挥着那

    浅蓝色裙装成熟女就要往东面坊市出口飞驰。

    「等等,程长老,那短尾妖鬣危险吗?有几只?」寿儿担心有危险又问道。

    「姐姐,别担心,那短尾妖鬣虽凶猛异常可我们两人也不弱啊。走吧,边走

    边说,不然天就真快黑了。」翘臀小美女头也不回,昂首继续向东面坊市出口飞

    驰而去。

    反正也正好在躲避宗门执法堂的追查不能回宗门,又闲来无事,再者说自从

    那一级风刃鼠被寿儿跟罗羚猎杀完后,寿儿已经很久没有猎杀妖兽了,正愁找不

    到二级妖兽皮来炼制中阶符纸呢,如今送上门来的好事他当然不能错过,于是也

    快步跟上。

    向东出了坊市到了野外,两女纷纷一拍灵兽袋,立刻从中飞出两只高有一丈

    的异常高大的灰白色禽鸟来。就见这禽鸟两条大腿异常粗大有力,长长的脖子上

    顶着一个叽里咕噜乱转着眼珠的小脑袋,两只翅膀小而有力。

    「这灵禽怎么看上去很像大一号的鸵鸟?它难道会飞?」寿儿偶尔会去灵兽

    谷藏书阁翻阅妖兽资料,所以一看便知这是鸵鸟类的灵禽,他知道鸵鸟是飞不起

    来的。

    那粉裙翘臀小美女小脸微红,不满道:「什么鸵鸟?这是灰羽灵鸵。喏,这

    只是我的小灰。它虽然一次飞不了太远,但是速度可快得很呢,绝对不比天上飞

    的那些小麻雀慢」。

    「但愿吧。」寿儿将信将疑。

    「不信你跟我一起坐上来,让你知道知道小灰的厉害。」粉裙翘臀小美女小

    脸一仰,一副很自信的样子。说着就飞身骑坐上了灰羽灵鸵那厚厚羽毛的驼背。

    寿儿看了看另外一只灰羽灵鸵哪位身材丰满的浅蓝色裙装成熟女也已经飞身

    骑坐上去,她的体型明显要比这翘臀小美女要高大一些,寿儿估计她的体重至少

    也比翘臀小美女重二三十斤,跟她坐在一起肯定速度要慢一些。于是不再犹豫,

    轻飘飘一跃就飞上了灰羽灵鸵那厚厚的羽毛驼背,由于担心翘臀小美女反感,所

    以远远坐在了翘臀小美女的身后。

    翘臀小美女紧握住绑住灰羽灵鸵长长脖颈的缰绳,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顶

    奇怪的帽子戴在头上,把帽檐上翻着的一面水晶透明薄片拉下来挡住双眼,这才

    扭头对寿儿狡黠笑道:

    「姐姐,我又不是男人,你离我那么远作甚?快快抱紧我,不然一会儿小灰

    一飞起来你会被甩下去的」。

    寿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伪装女人,如果太躲避会让她看出破绽来,再

    说他其实内心也很想紧紧地搂住这精灵一般可爱的翘臀小美女,刚才只是为了给

    对方留下好印象,故意装作矜持而已,现在连小美女都如此说了,他岂会拒绝?

    把身子往前一凑,双臂就搂住了翘臀小美女的小蛮腰。

    「嘻嘻,坐好了,我们要出发了!」再一次提醒。

    寿儿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驾!小灰,我们回家!飞起来吧」。

    就见那灰羽灵鸵长长的大腿急速助跑几步,然后就展开两只强有力的短翅一

    通猛扇,「嗖」的一声一禽两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闪电飞起。

    「啊!」寿儿惊叫一声,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这大鸟的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

    想象,他的整个身体猛然后甩,差点被突然甩下去,他赶紧双手乱抓,想抓住救

    命稻草般,幸好右手匆忙之间抓住了一团坚挺的弹性十足的肉体,接着左手也攀

    上另一团坚挺之物,双手一用力这才稳住了身形。稳定下来一看,才发现自己双

    手竟然紧紧抓住了翘臀小美女那一对儿坚挺的淑乳。男人的下意识吓得他猛然收

    手,可下一刻那灰羽灵鸵已然着地下坠,身形一顿蓄力再助跑起飞。它这猛然下

    坠不要紧,寿儿的整个身体就向前撞在了翘臀小美女的背身上。

    翘臀小美女马上扭过头,寿儿本以为她会发怒,可是没想到却看到她一张俏

    皮的笑脸提醒道:「姐姐,这样可不行哦,你还是抱的不够紧,这样下去用不了

    多久你就会被晃甩下去的」。

    「知道了,这回我会抱紧的。」寿儿学着娘亲周箐的腔调淡淡道。

    寿儿心中暗喜,这次可以名正言顺的好好抱住这位小精灵了。他左臂紧紧揽

    住翘臀小美女的胸部,左手故意捂在她坚挺的淑乳上;右臂紧紧搂住翘臀小美女

    的小腹,故意把小手抚摸在她的小肚皮上。又把头枕在翘臀小美女的香肩上,用

    鼻子、火烫的嘴唇撩开秀发的遮挡,抵在她娇小可爱的粉嫩小耳朵上。

    少女的娇躯入怀,一股股沁人心脾的淡淡体香钻入寿儿鼻孔之中,这种少女

    独特的体香与罗羚、施镜花那种熟女体香差别很大。寿儿闻着着如兰似麝的淡香

    如痴如醉,下身的阳物很快就一柱擎天,幸好有那奇妙的人皮皮套肚皮下的凹槽

    堪堪把不安分的火热东西紧紧裹住,这样一来即使那粗大阳物紧紧隔着皮套抵在

    翘臀小美女的后腰上她也没有发觉。

    灰羽灵鸵又一次飞落下坠,它每一次也就能飞三十多丈远便不得不落下,一

    顿再蓄力助跑起飞。不过它这猛一下坠寿儿捂住翘臀小美女坚挺胸部的左手正好

    趁机在她淑乳上捏揉两下。

    灰羽灵鸵再次顶着疾风猛一蹿飞起来,翘臀小美女前身那本来坐压在臀下的

    长裙立刻被吹飞起来,甚至一下子遮住了她的俏脸,她前身一下子全裸露出来,

    而她此时正紧紧抓着缰绳不敢有一刻放松。

    「我帮你把裙子压下去吧?」寿儿趁机道。

    「好,那麻烦姐姐了,我腾不开手。」翘臀小美女急道。

    寿儿本来右手就抚在翘臀小美女的小肚皮上,这次可好打着帮她压住裙子的

    旗号直接就按在了她大大分开的两腿之间,一只火热大手就这么名正言顺地抚摸

    在了翘臀小美女那还未曾被任何男人抚摸过的处女禁地。

    (寿儿这么多日以来与罗羚、施镜花日夜双修,再加上孜孜不倦刻苦研读那

    本渐渐也熟练掌握了一些挑逗女人达到巅峰的绝技。最明显的变化

    便是施镜花了:之前毫无挑逗技巧可言的寿儿只知道挺着哪根粗大阳具狠抽猛送,

    以至于每每都射出阳精三四次之后才能勉强让施镜花达到极乐。可如今寿儿仅凭

    手指、口舌之利便就能将施镜花送到泄身边缘,然后再插入火热阳具抽肏仅仅数

    百下便可以将这之前战无不胜的女王挑于马下,浑身颤抖着喷出一股股阴精来!)

    灰羽灵鸵再一次飞落猛一下坠之时,寿儿借着灰羽灵鸵下坠、再猛冲、再蓄

    力猛跳起飞这一串剧烈震动的机会用右手拇指按住翘臀小美女那裂缝顶端的肉珠

    反复揉搓几下;食指、中指也趁机沿着那细小的裂缝反复撩拨抚摸几下;左手也

    不闲着也趁这几秒剧烈动荡时间握住她的淑乳捏揉不停;寿儿口鼻中那炙热的男

    子气息也抵住翘臀小美女那娇嫩的小耳朵吹入她的耳道之内。

    「喔!……好奇怪的感觉!」来自身体最敏感的几处要地同时传来强烈地刺

    激,让未经人伦的翘臀小美女浑身颤抖不已,人生第一次体验到了那种难以言状

    的奇妙异样感觉。她个未经人事的小处女那里经得起身经百战的寿儿这么刺激地

    挑逗?只几息时间便娇呼一声软软地瘫在了寿儿温暖的怀抱里。

    又几个猛烈起落之后,翘臀小美女已经俏脸绯红,娇喘吁吁,下身雪白小亵

    裤已经泥泞一片,一只火烫大手的拇指正肆无忌惮地隔着裙子轻柔揉搓着她小肉

    缝顶端那颗已经肿大发硬的肉芽,食指、中指也隔着布料浅浅侵入了稚嫩裂缝之

    中来回抠弄着;另一只大手两指则已经隔着布料捏住了翘臀小美女坚挺翘乳的顶

    端凸起,在不停捏弄着;而一对火烫的唇也含住了小美女那娇小的耳珠,不停向

    她最敏感的耳道内吹着炙热的气息。

    小脸火烫,紧闭美目的翘臀小美女软泥一般瘫软在身后「女人」怀里,任由

    「她」在自己最珍视的羞处上下其手。她明明知道「她」这样做是不对的,应该

    马上制止「她」。可是她不舍得,舍不得那种人生第一次体验到的异常奇妙的感

    觉离她而去。

    她的纵容终于让身后的「姐姐」再无顾忌,竟偷偷撩开她的裙子一只火热的

    禄山之爪偷偷摸摸钻入了她最后遮羞的小亵裤之内……。

    「噢!……姐姐,不要……」。

    (待续)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淫途亦修仙》,方便以后阅读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四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四十六章)并对淫途亦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