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07)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春暖花开 本章:【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07)

    作者:p585。

    字数:14034。

    第四百零七章。

    在龚海明肏完自己的嫂子后这才把自己满腔的性欲释放出去,满脑的精虫被

    释放了出去这才想起自己今天还有事,老头子让自己今天把金小英的房子收回来,

    自己刚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按照自己对她的了解这个女人可没有胆子跟自己

    一家对着干,估计会乖乖把产证奉上,估计也就是去一次的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想到这里龚海明就对身下还在享受性高潮的女人说道:「嫂子,你爽了吗?

    我还有事,老头子今天吩咐我去办的事要给他办妥了。我现在要去金小英那里,

    等我回来我再跟你好好玩玩。今晚我就跟你睡绝对把你喂撑了」。

    女人听后虽然有些不愿意但知道老爷子吩咐的事也必须要办好否则吃不了兜

    着走于是只能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你快去快回。真是没劲刚刚做完你就要

    走了。人家还想抱着你睡一觉呢。你们男人就是一提裤子不认人」。

    「我的好嫂子,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啊。你看我就算有事也是先过来满足你一

    次,就只当是开胃菜吧。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去她那里耽搁不了多少时间我

    保证回来一定继续在你身上耕耘。嫂子你先睡一觉养好精神,我们晚上挑灯夜战」。

    龚海明只能哄道。

    「嗯,你去吧。早去早回,你爸交代的事可不能耽误了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我先睡一会,昨晚性欲太旺弄得我都睡不好刚才发泄过之后全身都舒坦了,等我

    休息好我们今晚继续打炮。你可不许躲哦。人家今晚要把你榨干了」。女人说道。

    「哈哈,把我榨干有那么容易吗?我的骚货嫂子,别到时候你在我胯下求饶。

    我的实力你应该清楚,一般的女人那里是我的对手,你可不要到时候牛皮吹破了

    那就不好意思了」。

    「滚蛋,老娘是纸糊的啊。保证把你吸干,老娘吸不到你哥哥的东西就让你

    代替。你们龚家的男人总有一个要让我吸成人干。臭小子,快点滚吧,早点回来

    就是了。晚上我去订一顿大餐先好好给你补一补让你今晚全力发挥」。女人眯着

    眼睛说道。

    「好嘞。那嫂子,我先走了啊。咋们一会见」。说完龚海明就用手摸了一把

    女人的奶子随后打开了门离开了他哥家,直接开车去金小英那里,在他看来对付

    金小英不过是举手之劳。

    大概几十分钟后龚海明就到了曾经的家,上楼后就敲了敲门这门倒是很快就

    开了不过里面的人却不是什么金小英而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这个男人很年

    轻长的也有点小帅,龚海明下意识以为自己敲错了门,就看了看门牌这才发现自

    己没找错地方,于是就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金小英跟你是什

    么关系?」。

    哈哈,各位看官到了此时你们应该知道开门的人是谁了吧。那就是我们

    的主角,陈枫陈大帅哥是也。我陪英姐回家后就一直等着这个龚海明出现,现在

    他终于如约而至那我自然就不会客气了,在他敲门的时候我就示意英姐让我去开

    门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是谁呢?我不认识你你瞎敲门干什么?我看你长的贼

    眉鼠眼,猥琐下流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倒是说说你敲我家门干什么?今天

    你要是讲不出个所以然小心我报警了。让警察好好盘问你,说不定你还是个通缉

    犯」。我连珠炮似的说道。

    龚海明显然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我这样的人一时之间被我问得懵掉了,张

    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中犹如被一万只草泥马践踏过,通缉犯。我通你妹

    啊。老子怎么说也是一个帅哥怎么今天在你嘴里就变成歪瓜裂枣了,简直欺人太

    甚。从来只有自己骂别人的份今天突然被别人一顿臭骂龚海明感觉自己都快给气

    炸了,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缓过劲来的龚海明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了我,好一会才说道:「你他妈的是

    哪根葱?你敢跟老子这么说话,知不知道老子是谁,敢跟我这么说话我看你起活

    腻歪了吧。我不管你是谁,老子告诉你你死定了。老子的房子怎么会有你这样的

    兔崽子,简直岂有此理」。说完这个家伙就冲了过来想对我动手。

    可惜就凭这个蠢才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呢?还没等他冲到我的面前我就一

    个挥手抽了他一个又响又重的耳光,龚海明被我这记耳光直接抽傻了,呆呆的看

    着我。他实在是想不通在这个地方居然还有人敢打他。自己从生下来开始除了自

    己的老爹就没有人敢这么抽他,谁见了他不是点头哈腰,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

    在自己的思维里自己今天过来也就是走过场,自己这个前妻哪里是自己的对手,

    肯定是乖乖把东西交过来。

    「你,你敢打我?混蛋,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你打我是

    什么后果?你死了,你死定了。我龚海明对天发誓你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马上跪下从我裤裆里爬过去再叫我三声爷爷我就饶你

    一命?」龚海明捂着脸说道。

    「你是白痴吗?我既然敢抽你还会怕你吗?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这个王八蛋

    居然找我女朋友的麻烦是不是活腻歪了?还想把我女朋友的房子抢走是不是当我

    死人啊?」。

    「你,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的,怎么叫抢过来?我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你懂吗?

    滚蛋,金小英这个婊子哪里来的野男人?混蛋,她是老子的女人,你他妈到底是

    谁?」龚海明显然被我刺激的不轻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这家伙的精神似乎马上

    就要崩溃了。

    只不过回答他的并不是我的解释而是又一记大耳刮子扇了上去一边扇一边对

    他说道:「小子,你的嘴巴太臭了,我的女人你也敢骂?活腻了吧?马上道歉,

    立刻马上」。

    「放屁,你龚大爷从来就没有向别人道过歉过。你有种就打死我,老子绝对

    不会对那个婊子道歉。还有你,只要今天我能活着离开绝对要你死」。龚海明拧

    着脖子说道。

    「好,很好。既然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那就试试我的手段吧。接下来你会很

    爽,从没人能在我的手段下抗过一分钟希望你不要失望」。说完我就在他身上用

    了截脉手还顺便点了他的哑穴,开玩笑这里可是公共地方要是任由他鬼哭狼嚎还

    不把别人吓死。

    不过被我用上截脉手的龚海明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只见他在地上开始到处

    打起了滚,想叫却怎么也叫不出来,身上传来的痛苦完全不是自己能想象,这种

    痛苦就像是被千万只毒虫同时撕咬,这是发自骨髓内的痛苦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

    知,而且自己突然之间成了哑巴,这一切都让龚海明发自内心的恐惧,他突然发

    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自己面对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能对付,完全不在一个层

    次上,这个人就是魔鬼。

    我看了看时间大概过了二十秒,只不过此时的龚海明已经像是一条死狗了,

    就连翻滚的力气也没有,躺在地上双目无神一副身无可恋的样子,就连裤裆都湿

    了,刚才的骨气看来都是骗人的东西,就这种货色还敢嘴硬,真是不知道自己的

    分量。

    我用脚解开了他的截脉手和哑穴随后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要不

    要再爽一下啊?放心吧,不超过十分钟你绝对死不了,不过每过半分钟这种痛苦

    就会翻一倍你刚才不过是最低的享受。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很喜欢啊」。

    听了我的话后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爬了起来对着我跪

    了下来说道:「大哥,大爷,祖宗。我错了,我不敢了。我不该骂您的女人。我

    就是一个滚蛋,我的眼睛瞎了。大爷,您就放我一马吧。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我

    吧。我求求你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才敢惹到您的头上。我不敢了,以后就算借

    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了」。此时的龚海明就像是一条可怜虫,一边说一边磕头,

    可见刚才的痛苦已经完全摧毁了他的意志。

    「怎么,认输了?这也太没有意思了吧。我还等着你继续嘴硬下去呢。你骂

    我的女人就这么简单过去了?你开什么玩笑啊?」我点上一根烟说道。

    「是是是。是我嘴太贱了。我认错。大爷,这样吧,我赔钱。我愿意陪钱给

    您的女人。一百万怎么样?我马上给您转账」。龚海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操,一百万你当我叫花子吗?我的女人也是你能得罪的吗?你看看我的女

    人美若天仙,你侮辱了仙女一百万能搞定?你开什么玩笑?一千万少一个子我就

    让你继续欲仙欲死。你自己选吧。我这个人最喜欢在别人身上用这一招了,要不

    你再试试?」我笑了笑说道。

    地上的龚海明简直又要哭了,这女人本来就是我老婆,什么天仙地仙。虽然

    离婚了到也就是一个女人我骂一句居然要一千万这也太坑爹了吧。可是现在的形

    势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不答应就要继续享受那种待遇,那可不是人能承受

    的痛苦。一千万就一千万,就算他要一个亿自己也只能给了。自己的命没了那钱

    还要来干吗?

    「好好,没问题,一千万我马上给您。您把帐号给我我马上手机转账」。龚

    海明一边问一边拿出了手机,没过五分钟我的手机就显示多了一笔一千万的转账

    款子。

    收回手机我笑了笑说道:「本来你给了钱认了错我该放你走了,但是我又不

    放心。我不是经常在这里,你要是趁我不在又来骚扰我女人怎么办?万一出了什

    么事就不好了,我这个人一旦生气那后果就严重了,我会让得罪我的人活活疼死。

    哎呀,这样子太残酷了,兄弟你说怎么办啊?你说你说这么有钱还要抢我女人的

    房子干什么呢?」

    此时的龚海明简直就是血崩了,苦着脸说道:「祖宗,以后您就算借我一百

    个胆子我也不敢了。这房子不是我想收回来是我爹他想拿回来啊。我不过是执行

    他的命令罢了。这样我回头就跟他说这房子我们不要了,以后保证不再打扰您的

    女人。我见了她绕路走」。

    「是嘛。原来是你老爸的主意啊。那你说说为什么当初你把房子给了我女人

    现在又要拿回去?你们龚家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弱女子你们都要欺负。你爸到

    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垃圾,怎么说我的女人从前也叫他一声爸爸。太极品了吧,

    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

    「我爸是这里四海会的帮主,据我所知当时不要这套房子是因为当初在严打,

    我爸怕出事所以就把这套房子给了您的女人,也算是一个后手。现在严打过去了

    自然就要把房子拿回来,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抓在手里比较放心,所以我才有了

    今天这一出。祖宗,这件事其实跟我关系不大啊。主要还是我爸他想把房子拿回

    来。不过只要我去说这房子我们肯定就不要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提这件

    事了」。龚海明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也好办,你带我去见你那个无良老东西我要跟他谈谈这

    个问题。就是因为你们的这叫破事害得我打乱了计划,你们知不知道我损失了多

    少?他妈的,要是不从你们身上拿回来老子怎么能咽下这口气?你带路有没有问

    题?」说完我就在他肩上拍了拍。

    「没,没问题。我爸就在别墅里,我带您去还不成嘛」。龚海明一边说一边

    心道:你损失大?你的损失有我大吗?莫名其妙就被你整的像孙子,还没了一千

    万。一千万不是一万,老子赚这一千万也至少要几年时间,我容易吗我。真是倒

    了八辈子的血霉,这个女人怎么会搭上这么变态的男人,我要是早知道就不打这

    套房子的主意了,就算老头子问起来我也可以应付过去,哪里用得着像现在这么

    狼狈。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行,你等我,我进去交代几句就出了。对了告诉你一件事,你已经被我下

    了手段,没有我刚才的那种痛苦以后每一天就会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

    最后知道你受不了爆体而亡。你要是敢走你就走吧,不过你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说完我就走进了房内只留下一脸呆逼的龚海明在风中凌乱,自己这是招谁惹

    谁了?刚才已经享受过了难道以后天天要享受?一直享受到死?本来还想闪人的

    龚海明哪里还敢再走一步,开玩笑要是他说的是实话那自己的小命就全在他手里

    了,就算他一天不出来自己也只能等下去了,上帝啊,自己这是报应吗?太猛烈

    了吧。

    我可没心思管龚海明的死活,我刚进去女人就着急的问道:「老公,你没事

    吧?那个混蛋有没有伤到你啊?我似乎听说他打架很厉害啊。你可不能有事非也

    我一辈子不安心了」。

    「哈哈,我是你现在的男人,门外那个是你从前的男人,看来还是我这个现

    任比较吃香啊。看你紧张的样子我真是太感动了。有女人疼就是好啊」。我很猥

    琐的说道。

    「去你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没正经。老公,你倒是说说到底怎么样

    了啊。我都急死了,大不了我的产证给他们,这房子我不要了。我就算租房子也

    不能让你出事」。

    「哈哈,还是我的女人对我好。放心吧,我现在就帮你去解决这个问题。我

    这个人喜欢治本,不彻底帮你摆平这件事我怎么放心走呢?宝贝,你就在家好好

    等我,去洗个澡穿上我最喜欢的情趣衣服等我回来好好干你」。说完我就用手在

    女人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被我突然耍了流氓又加上我露骨的话,女人不禁白了我一眼说道:「下流。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那件事。你不能去,太危险了。你要是为了我出事我这辈

    子良心上就过不去了。对方可是黑社会不讲道理的人,老公我们还是走吧这里留

    给他们算了」。

    「我的好老婆,你就放心吧。你男人不打无准备之仗,身边的美娇娘不少我

    怎么可能会去找死呢?不讲道理好啊。我最喜欢不讲理的人因为那样我也可以选

    择不讲道理了,我的拳头最喜欢收拾这种人了。老婆,你就放心吧,以后你在这

    里他们龚家人见了你都要绕道走。他们以前敢这么对你我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的女人也是他们能欺负的吗?好了,你就在家好好等我,我去去就来。放心吧」。

    说完我就亲了亲女人的脸随后离开了她家。

    关上门我就看见龚海明果然老老实实现在过道里,一步都不敢移动我看他一

    脸紧张就说道:「你开车带我去找你那个无良老头。记住了,你不耍花样我保你

    无事否则……」。

    「是是是,祖宗绝对不会耍花样。我现在就带您去找我老头子。您跟我来」。

    说完就带着我下了楼直接上了他的捷豹车,发动汽车就向别墅开去。

    路上我对龚海明说道:「听说你还有一个哥哥是不是?据说他是什么领导,

    我问你,你跟你哥哥有没有什么交易?别跟我说你哥哥是多么多么清白,我已经

    打听过了你哥哥住的可是大别墅,他一个公务员哪里来的钱买别墅?你们四海会

    就没有受到他的照顾?你老实交代有没有骗我我可是看得出来,你可要想好了再

    说否则……」。

    此时的龚海明早就被我吓破了胆子,为了他自己的小命别说是他哥哥就算是

    他儿子也照卖不误。开玩笑,刚才我在他身上用的手段他可不想再试一遍了,些

    事非人的折磨刚才的二十秒已经让他留下了一辈子都抹不去的阴影甚至直接吓尿

    了要是再来一次估计就活不成了。自己还年轻,可不想就这么送了小命。

    「祖宗,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哥哥这些年为官自然也是屁股不干净,我们给

    他提供钱财让他去活动,所以他今年三十七岁就已经是县委副书记了,我听他说

    要是没什么大问题估计马上就要成为书记。而他确实也给了我们便利,以前的不

    说这一次的严打就是因为他的消息我们四海会才逃过一劫。这里面问题大着呢」。

    龚海明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出来。

    「果然。你那个哥哥不是什么好货色。那我问你这些年你们的交易你有没有

    留下什么证据?别跟我说没有像你这样的人肯定会给自己留后路,还有你们四海

    会犯罪的证据在哪里?这些东西我都要,只有我手里有这些东西我才不怕你们乱

    来。都说说吧」。

    龚海明知道要是把这些都交代了那自己这辈子就只能被我捏住了七寸乖乖听

    话了,可要是不说自己绝对抗不过去,生不如死的感觉只有试过之后才知道,罢

    了罢了,自己算是倒了血霉面对我实在是没有隐瞒的勇气,万一让他看出来那自

    己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祖宗,这些年我跟我哥做的事我确实有记录就下了证据,不过我们四海会

    所有的账目全在我老头手里,我这里一点也没有。真的,我真的没有啊。我现在

    不过是一个公司的老总说白了就是给帮会洗钱,其他什么我都不是很清楚」。龚

    海明哭丧着脸说道。

    「好吧,希望你说的都是实话,你的证据都在哪里?我现在就需要。」我对

    他说道。

    「我句句属实。祖宗,我的证据全在这个盘里,这些年每一次洗钱和给我

    哥钱的记录都在里面」。说着龚海明就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拿了出来从挂坠里面

    拿出了一个小东西交给了我,看来这家伙确实没有骗我,刚才已经被我吓破了胆

    子。

    我接过盘直接放进了我的戒指里随后又问道:「你那个老头子的别墅里有

    多少保卫力量?你把这里面的人手给我说一下,具体一点要是有什么差错那就不

    好意思了。忘记跟你说了你身上的问题这个世界除了我谁也解决不了,你就算是

    去全世界最好的医院也保证检查不出问题,不过这生不如死的味道不好受吧。你

    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明白」。

    「是是是,我明白。我非常明白。祖宗,我说我什么都说。老头子的别墅里

    一般都有大量的守卫,他现在年纪越大越来越怕死。一般来说他的别墅都会有五

    六十个护卫,其中还有几个人带着枪,不过带枪的人基本上都是贴身保护他,也

    是实力最强的几个手下,不过在我看来跟祖宗你比起来那就差太远了,您收拾他

    们简直就像是杀鸡屠狗。不过您也不能太过大意,我老头子手下说不定有几个高

    手,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太好了」。龚海明说道。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你现在很关心我啊。你是不是把我们的身

    份弄错了?我可是你的敌人,难道你不想我死吗?这似乎太不合情理了吧」。

    龚海明听后心里暗骂:他奶奶个腿,你以为老子想这样嘛。老子现在被你下

    了套还能怎么办?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老子怎么活?难不成老子天天享受刚

    才那种滋味?然后过几天就一命呜呼?死道友不死贫道,我这也是为了自己,没

    天理。

    「您可是我的祖宗,我自然不希望您出事啦。我这可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您啊。

    我那老头子估计正在等我回去汇报,祖宗您看您是怎么进去?要不要我支开那些

    手下啊?」为了自己的小命这个龚海明已经连自己老爸的命都不管了只要自己不

    死就行了。

    「不必了,你带我进去找你老爸就行了。我要跟他好好聊聊这件事」。我摇

    了摇头说道。

    大概开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龚平住的别墅,这老家伙看来非常有钱这别墅虽

    然是在郊区但是四周几乎没什么人,我看了看占地至少有四五亩,妈的这个老家

    伙真是好享受啊。在这栋别墅里什么东西都有估计光佣人都不会少于十几个吧。

    真是大户人家,在我们广东省拥有这么大一套房子可不是光有钱就可以了,可见

    这里面他那个当官的儿子出了不少力。

    车子进去后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估计是知道这车是龚海明的所以没有人

    会上来,到了主楼停下车龚海明就带着我走进了别墅,进去后龚海明就对一个六

    十多岁的老家伙说道:「海叔,我回来了,我爸在不在啊?」。

    「老爷在家,少爷你稍等一下,我上楼去叫老爷下来。」说完这个叫海叔的

    老头就先吩咐佣人给我们两个上茶,看来这个龚平还真把自己当成解放前的地主

    了,不但有管家还有佣人,看这排场果然是大户人家,他奶奶个腿,耽误了老子

    陪老婆,还让我老婆担惊受怕这口气可不能就这么咽下去,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

    罚。

    我和龚海明坐在了椅子上,这家伙刚才在我那里都尿了裤子,虽然现在下面

    湿答答很不舒服但是这小子没有我的命令哪里敢离开半步,要是惹得我不高兴让

    他发作一下那就玩大发了,就算是身上一股尿骚味也只能忍了,很自己的小命比

    起来这都不算什么。

    「你家房子不错啊。居然在广东能有这么大一片地方很不容易啊。你那个当

    官的哥哥在这里面没少帮忙吧。你也住这里?」我喝了一口佣人送上来的茶随后

    看着他问道。

    「是。不过我不是住在这栋楼里我住在旁边一栋里面。不过我大哥不住这里

    他自己有地方住。祖宗,你说的没错当时拿这块地的时候我那哥哥确实暗中帮了

    不少忙,没有他的帮助想要拿这么大一块地根本不现实。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们当

    初也花了一个亿,这还不是造价仅仅是土地价格,这里原来有不少村民这些钱都

    是给他们的补偿,我哥虽然暗中帮助但是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他毕竟不是一把手

    还是要低调一点。」龚海明对我说道。

    我原本就是随便一问没想到这家伙对我说了一大堆,可见这个龚海明已经对

    我服服帖帖了,我给他的心理阴影可见有多大。呵呵,本来是无怨无仇你小子非

    要过来惹我的女人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太好,没有把眼睛睁开。

    我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不过有佣人想上来劝诫但是被龚海明阻止了,开玩

    笑自己的祖宗想抽烟你们也敢来说三道四,小爷的命就在他手里呢。你们要是不

    让他抽烟惹火了他最后倒霉的还是我自己。虽然老头子说过不能在这里抽烟但是

    面对这个恶魔,还是只当没看见比较好,自己真的是惹不起他啊。

    很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从楼上走了下来,一副龙行虎步的样子后面跟着那

    个海叔,两人下楼后海叔见我在抽烟就对龚海明说道:「少爷,老爷说过这里谁

    也不能抽烟,你怎么……」。

    龚海明听后苦笑道:「海叔,这位可不是我的朋友,这位先生我可惹不起,

    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阻止他做任何事。我想等一会我爹也不会有意见了」。

    龚海明的老爸龚平听儿子这么说后不由对我打量起来,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

    很普通的年轻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厉害人物怎么自己的儿子会这么说?自己的

    儿子什么脾气自己最清楚,这个小儿子平时做事很嚣张能让他不敢说话的人绝对

    不是什么小角色,但是在这里有头有脸的人自己都认识从来没有什么年轻人能这

    么厉害让自己儿子这么害怕。

    海叔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龚平阻止了只见他看着我脸色平淡的问道:「不知

    这位小哥怎么称呼?在哪里高就?今日到我府上有可贵干呢?」。

    见这老头问我,我自然也不打算遮遮掩掩,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老东西慈眉善

    目是个好人那里想到不是一个标准的豺狼,就算是对一个弱女子也不肯放过,真

    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我今天要不是从他儿子那里知道了不少还真要

    被他的外面所蒙蔽太有隐藏力了。

    「哈哈,龚平是吧。其实我爱你不想认识你只不过你儿子龚海明今天做了让

    我很不爽的事,耽误了我不少的时间。你儿子居然想要抢我女人的房子,你说我

    是不是很不爽啊。所以我就给了你儿子一点颜色看看,不过后来我从你儿子嘴里

    知道原来这个主谋是你,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头看你长的慈

    眉善目没想到这么腹黑连一个弱女子都要欺负。我算是大开眼界了,这世道真是

    让人看不懂啊」。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

    听了我如此大不敬的话后海叔刚想发飙就被龚平阻止了,这老头皱了皱眉说

    道:「你是什么人?什么抢你女人的房子?我根本不认识你又拿来抢你女人房子

    这一说?小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我这个人虽然能量很大但是从来不会做不讲

    道理的事」。

    龚平的话很有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对我说首先他很有实力和势力,我今天过来

    明显就是找茬但是要让我先掂量掂量有没有这个实力不要最后偷鸡不成还赊把米。

    其次他要告诉我,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从来不会以势压人,用他的话来说应该是喜

    欢以德服人吧。

    不过龚平的话对我来说就是放屁,我笑了笑又抽了一口烟这才说道:「我是

    谁你确实不认识但是我的女人你怎么能说不认识呢?她以前可是你的儿媳妇,现

    在离婚了你居然还要抢掉她唯一的房子,你做人也太不厚道了吧。当初离婚的时

    候这房子可是判给了她,这才过了多就你就出尔反尔了?你一个帮会的老大做事

    居然这么不靠谱也是让我醉了」。

    「你是金小英现在的男人?哼,这个女人才离婚多久就又有了新的男人,果

    然不是什么好货色。小子,我劝你一句话有些事不是你能碰,你今天是想架这个

    梁子?我让我儿子过去你居然敢阻拦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只可惜年轻人你的

    胆子太大了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单枪匹马敢闯到这里,我看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

    代是不用活着出去了」。龚平说道。

    「哈哈,你果然比你儿子有胆色,不过你的儿子就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随后我转头对龚海明说道:「小子,你告诉这个老头子,我是不是好惹的人不要

    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听了我的话后龚海明只能硬着头皮对他爹说道:「爸,这位大哥我们惹不起,

    他的手段实在是太神奇了。我算是领教过了,您就听我一句话这次就算我们栽了,

    听他的吧」。

    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低声下气龚平心里倒是更加吃惊了,眯着眼睛问道:「小

    子那你说说今天的事你准备怎么处理?我倒是不相信你一个小伙子还能翻了天不

    成」。

    「怎么处理?很简单,首先为了让我安心你们龚家人要把自己的犯罪证据交

    给我保管我要保证我女人的安全。当然你的那个大儿子龚海军马上让他过来,他

    一个领导屁股也不干净,对你们龚家人我要集体对你们上上课。其次,由于你们

    的闹事让我女人受到了精神伤害也打乱了我的计划,让我出现了损失是不是应该

    赔偿一些啊?我这个人很讲道理不会要很多五千万对于你们龚家不多吧。暂时就

    这些了」。我抽了一口烟说道。

    当我说完后龚平就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看着我,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突然冒

    出来一个小家伙对他口出狂言好几十年了没人能在他面前这么狂今天真是开了眼

    界。龚平看着我不喜不怒的说道:「小伙子,我不知道你的精神是不是正常,但

    我可以告诉你跟我龚平这么说话的人几乎全都死了,你的胆色不错可惜脑子不好。

    想让我们龚家人低头可能吗?」。

    一边的龚海明见自己老头子不答应马上说道:「爸,我看你还是答应吧。这

    个人你惹不起,你马上我哥回来否则等他发了飙就来不及了」。说完自顾自给龚

    海军打起了电话,就是让他马上回家,家里有大事发生,不过龚海军显然不相信

    他弟弟的话,在自己老头子家谁敢撒野,自己老头子还没打自己电话自己的弟弟

    瞎起劲什么。

    原来这个龚海军正在跟自己的一个下属调情,这给龚海军虽然对自己老婆没

    什么兴趣但是对自己这个下属虽然性欲盎然,此时正抱在一起乱摸她的身体,两

    人自然是干柴烈火渴望无限,他的女下属也知道龚海军很可能成为一把手所以那

    是百般讨好他,自然不会像龚海军的老婆一样为了一些小事跟他闹别扭,让龚海

    军满意极了。

    要说这个龚海军在县里大家都知道他不喜欢钱,从来没有人能用钱收买他所

    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好官可哪里知道,他之所以不喜欢钱不需要钱那是因为他的

    老头子能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金钱保障,他根本不需要为钱发愁。拿别人的钱总

    不会安全,所以龚海明从来都是一副廉洁清明的样子,曾经有人给他送过钱但是

    他马上给了纪委把自己撇干净了。

    他老婆说他只想着当官连女人都不喜欢那是扯淡,龚海军那是故意在他老婆

    面前装样子,其实这家伙财色都喜欢只不过伪装的太好就叫自己身边的人也被他

    蒙蔽了,龚海军从来不去出玩小姐,他的女人都是良家,就像现在这位是宣传部

    的人员,长的很漂亮可惜没背景一直是个科员,自从两人勾搭上后女人很快就成

    了副科长成了干部。龚海军已经许诺了等他有朝一日成了一把手

    此时女人坐在龚海军的腿上一边让他摸自己的奶子一边问道:「老公,刚才

    是谁啊?居然这么跟你说话,还让你马上回去,难道他们不知道你今天有事?」。

    「是我弟弟,不知道这家伙出了什么事居然叫我回去。不过没事只要不是我

    老头子给我电话我不用理他。这家伙老是神经兮兮我们不要理他,难得有机会好

    好玩玩咋们可不要错过机会了」。龚海军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在他看来自己弟弟

    的电话理不理都无所谓,这家伙平时就喜欢扯自己老爹的大旗当虎皮,他的话十

    有八九不能听。

    「老公,看你说的人家昨天不是刚刚陪过你嘛。怎么了,是不是又想了啊?

    你这个坏家伙家里有老婆不用非要在人家的身上使劲,讨厌死了」。女人扭着屁

    股说道。

    「哈哈,我家里那个怎么能比得上你啊。没事就跟我唠叨个不停我看见她就

    心烦哪里还有什么性欲。那婆娘我都好几个月没有碰过她了,还是你好。每次见

    我总是穿的漂漂亮亮,这身段这脸蛋能让我不喜欢嘛。宝贝,我就是喜欢你穿制

    服的样子太勾人了」。

    「讨厌。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个样啊。总是喜欢看我们女人穿制服丝袜,一

    个个色咪咪的样子。人家白天总是被那些男人瞧个不停烦死了」。女人娇嗔道。

    「哈哈,你这句话但是没有说错,咋们这个机关大院你算是数一数二的美女

    了男人不看你看谁啊。宝贝,你应该感到自豪才对,你看你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

    还美的像朵花真是上我欲罢不能啊」。龚海军一边说一边脱起了女人的衣服,将

    女人脱光后自己也三下五除二解除了武装开始把玩起了女人的奶子,一手玩上面

    一手玩下面上下夹攻好不快乐。

    「哦……老公,你坏死了。把人家的奶子都捏疼了。嗯……轻一点嘛。不要

    拔人家的毛啦。哦……老公,你的手指插进去好深啊。噢……」女人一边呻吟一

    边用手握住了男人的鸡巴套弄起来,一对奸夫淫妇顿时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宝贝,你的小手真柔软,摸得我真舒服。受不了了我要狠狠的肏你了」。

    说完龚海军就把女人按在了桌子上随后分开她的双腿,来不及脱下丝袜直接将女

    人丝袜的裆部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随后将女人的内裤掰开将鸡巴对准了小屄粗暴的

    插了进去,直接一杆进洞感觉自己的鸡巴瞬间就被一个紧窄的腔道包裹住了舒服

    极了。

    龚海军一边抽插着女人的小屄一边说道:「宝贝,你这个大骚货水真是太多

    了。你看看这才多久的功夫你的屄水就流到我的卵蛋上了。妈的,太骚了。屄真

    紧,没想到你生过孩子之后小屄肏起来还是这么舒服。夹的我太爽了,妈的老子

    非要干死你不可」。

    「哦……嗯……好舒服。老公,你好猛啊。你的鸡巴又粗又硬都捅到人家的

    子宫里了。嗯……好老公,人家当初生孩子是破腹产所以小屄当然还很紧。嗯…

    …老公,我好爱你。大鸡巴太给力了。嗯……爽翻了。肏我,大力一点肏我啊」。

    女人大声淫叫着。

    龚海军一次次将自己的鸡巴插入女人的小屄最深处只留下两颗卵蛋挂在外面,

    大量的淫水被挤了出来,龚海军似乎特别喜欢女人的屁股双手不停在上面揉捏着,

    双手各自抓着女人的一瓣又拍又摸嘴里不停说着粗话:「宝贝,你的大屁股我最

    喜欢了,手感真好。我每次拍上去都会抖三抖。妈的,这大屁股用后入式太好玩

    了」。

    「嗯……老公,你坏死了。不要这么拍人家的屁股嘛。好疼啦。嗯……噢…

    …又酥又麻。老公,快点肏我,大力一点人家的性高潮马上要来了。嗯……老公,

    你真厉害,人家被你操的爽死了。哦……你比我家里那个没用的男人强多了,以

    后我就做你的老婆」。

    「骚屄,把你的屄肏爽了就开始淫叫起了啊。他妈的,你这个骚货叫起床来

    真是够骚。妈的,给我叫,不停的叫。我就喜欢听你这个骚货叫床。妈的,老子

    家里那个婆娘每次办事都装死人,连叫都不会真他妈没意思」。龚海军爆着粗口

    说道。

    「老公,你坏死了。人家叫床有什么好听啊。嗯……太舒服了。我的大鸡巴

    老公你把我肏到高潮了啊。哦……我到了,小屄要被你肏穿了啊。喷了」。说着

    女人就开始不规律的收缩起了小穴,一次次吸吮着鸡巴让龚海军感觉舒服极了。

    龚海军用手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说道:「骚货,这么快就高潮了?喷了这么

    多的水肯定很舒服吧。妈的,老子还没有玩够咋们继续玩。换个姿势」。说完就

    让女人转过身坐在了桌子上分开自己的丝袜腿将小屄露出来等着自己肏进去。

    龚海军将自己的鸡巴重新戳进了女人的屄内,一边抽插一边张开嘴含住了她

    的一个奶子,双手反过来摸上女人的屁股大力耸动自己的鸡巴一次次冲击着小屄,

    牙齿轻轻咬着奶头不停折腾着女人的身体,就像是一头发了疯的公牛一样肏个不

    停。

    「嗯……好老公,我要被你肏死了。噢……太爽了。小屄被你肏的太舒服了。

    嗯……搞我,继续,大力一点啦。老公,我还要高潮。哦……人家太喜欢被老公

    你的大鸡巴肏小屄了。小屄天天都想被老公干。嗯……老公,坚持住人家马上又

    要高潮了」。

    「骚货。你的屄真紧就算屄水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肏起来快感跟强烈。妈的,

    骚货,要高潮了吗?老子想射精了,妈的憋不住了,鸡巴痒死了。要射了」。龚

    海军红着眼说道。

    「老公,你再坚持一下下啦。人家马上要高潮了,肏我啦。马上要到了,我

    要高潮了。老公,你的大鸡巴顶进我的子宫了啊」。女人一边叫一边用自己的丝

    袜脚紧紧夹住了男人的腰,到了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在让男人离开自己了。

    「哦。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射了啊」。龚海明实在是受不了鸡巴上传来的

    快感将屌最后一次送进小屄深处后一股股精液就射了出来全都射进了子宫内。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0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07)并对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